镇魂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牧龙师 > 第1255章信念动摇

  它龙脸颊上的须为幽絮,身上的毛发也呈现出一种接近幽灵的状态,整个身躯更似九幽寒潭焕发出的那种奇异光泽。
  “崇亡龙??”刘厝惊讶的看着这只龙兽。
  祝明朗伸出手,抚摸着崇亡龙的脑门。
  “成长期!!”刘厝仔细进行了一番辨认,最后露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那双眼睛再一次凝视着祝明朗的时候,已经泛着异样的光芒了!
  大概是小半个月前,刘厝来过这里,和祝明朗谈了关于幼灵死亡的事情,那个时候的崇亡龙明明还是幼年期,而且它身上还有没有褪去的蜕龙鳞,那表明崇亡龙是刚刚化龙不久!
  当时刘厝也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这少年可能真的走了什么鸿运,优质的幼龙一个接着一个,但仍旧对它抛弃幼灵的行为感到几分反感。
  然而,此刻亲眼目睹了崇亡龙在更加短暂的时间从幼年期成长到了成长期,刘厝不得不重新审视之前的问题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刘厝问道。
  “什么怎么做到的。”祝明朗故作不知。
  “崇亡龙需要三十年岁月才能够成长蜕变,即便有牧龙师进行各种完美培育,至少也需要四年、五年,你为何不到半个月就让崇亡龙蜕变了??”刘厝问道。
  “我说了,奇迹是存在的。”祝明朗淡淡的回答道。
  刘厝看着这个奇异的少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一番深思之后,刘厝忽然感觉到脑袋一阵“嗡嗡”巨响,仿佛自己不小心闯入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天庭中,自己凡人的五感在这里根本无法适应。
  头昏目眩了很久,刘厝这才意识到,自己很可能犯下了一个大错!
  自己愚昧而无知,自己如未见过冰雪的夏虫,何其可笑,何其自大,何其傲慢!
  “吾神归来了,吾神归......
  不不,属下并不是这个意思,属下遵命,他被安排到了安葬园中打杂,属下将他唤来。”刘厝有些惶恐的说道。
  ……
  刘厝前往了殡葬园,他每一步都迈得异常沉重,整个人更像是拖着一重重厚厚的枷锁。
  他此刻前所未有的困惑与迷茫。
  他作为一个侍奉神明的人,按理说不应该对自己的神明有半点的怀疑,但摆在他眼前的事实与真理又逼迫他不得不去冲击原本的信仰。
  刘厝感觉脑袋一阵剧痛,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终于,他抵达了殡葬园,看到了依旧在细心的为幼灵整理葬容的少年,从许多细节就可以看出,他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与爱护这些幼小的生命,不像其他杂工那样当垃圾一样丢弃,而是小心翼翼的安葬。
  “它们都已经死了,你还为它们缝上伤口,有什么意义吗?”刘厝忍不住问道。
  “这样处理,它们不至于遭到阴灵施虐,可以慢慢的融入到大自然中……”祝明朗说道。
  刘厝站在那里,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个连幼灵的尸体都尊重的人,怎么可能会遗弃一只活生生的小狐灵?
  刘厝看着那只在少年旁边满脸小幸福的九尾龙,又看了一眼在旁边帮忙安葬幼灵的崇亡龙……
  “你走吧,从这里下去,那里有一条谷道。”刘厝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
  “我身上有禁制。”
  “我会帮你。”刘厝说道。
  祝明朗看着这位监官,最后点了点头。
  ……
  跟着刘厝,朝着隐蔽的山谷道中走去。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出了幼灵院的领地。
  刘厝整个人还是一副茫然的状态,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样做是否正确,他现在的信念是一片混乱的,而他此刻的任何行为,完全是来自于本能与本性。#......
  “路上小心,我……我会处理好那些人,确保幼灵院不会再有幼灵无辜被害。”刘厝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我相信你。”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正要离开,忽然身后的山线之上出现了一道晨曦光芒,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白色的虎龙踏着这道光桥追来。
  骑乘着白色虎龙的人正是白青晨,她目光犀利,冰冷如剑一样刺向了刘厝。
  “你好大的胆子,刘厝!”白青晨愤怒道。
  随后白青晨用看待凡人一样的高傲不屑的眼神从祝明朗这里扫过!
  “路上小心,我……我会处理好那些人,确保幼灵院不会再有幼灵无辜被害。”刘厝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我相信你。”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正要离开,忽然身后的山线之上出现了一道晨曦光芒,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白色的虎龙踏着这道光桥追来。
  骑乘着白色虎龙的人正是白青晨,她目光犀利,冰冷如剑一样刺向了刘厝。
  “你好大的胆子,刘厝!”白青晨愤怒道。
  随后白青晨用看待凡人一样的高傲不屑的眼神从祝明朗这里扫过!
  “路上小心,我……我会处理好那些人,确保幼灵院不会再有幼灵无辜被害。”刘厝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我相信你。”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正要离开,忽然身后的山线之上出现了一道晨曦光芒,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白色的虎龙踏着这道光桥追来。
  骑乘着白色虎龙的人正是白青晨,她目光犀利,冰冷如剑一样刺向了刘厝。
  “你好大的胆子,刘厝!”白青晨愤怒道。
  随后白青晨用看待凡人一样的高傲不屑的眼神从祝明朗这里扫过!
  “路上小心,我……我会处理好那些人,确保幼灵院不会再有幼灵无辜被害。”刘厝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我相信你。”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正要离开,忽然身后的山线之上出现了一道晨曦光芒,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白色的虎龙踏着这道光桥追来。
  骑乘着白色虎龙的人正是白青晨,她目光犀利,冰冷如剑一样刺向了刘厝。
  “你好大的胆子,刘厝!”白青晨愤怒道。
  随后白青晨用看待凡人一样的高傲不屑的眼神从祝明朗这里扫过!
  “路上小心,我……我会处理好那些人,确保幼灵院不会再有幼灵无辜被害。”刘厝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我相信你。”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正要离开,忽然身后的山线之上出现了一道晨曦光芒,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白色的虎龙踏着这道光桥追来。
  骑乘着白色虎龙的人正是白青晨,她目光犀利,冰冷如剑一样刺向了刘厝。
  “你好大的胆子,刘厝!”白青晨愤怒道。
  随后白青晨用看待凡人一样的高傲不屑的眼神从祝明朗这里扫过!
  “路上小心,我……我会处理好那些人,确保幼灵院不会再有幼灵无辜被害。”刘厝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我相信你。”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正要离开,忽然身后的山线之上出现了一道晨曦光芒,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白色的虎龙踏着这道光桥追来。
  骑乘着白色虎龙的人正是白青晨,她目光犀利,冰冷如剑一样刺向了刘厝。
  “你好大的胆子,刘厝!”白青晨愤怒道。
  随后白青晨用看待凡人一样的高傲不屑的眼神从祝明朗这里扫过!
  “路上小心,我……我会处理好那些人,确保幼灵院不会再有幼灵无辜被害。”刘厝认真的对祝明朗说道。
  “我相信你。”祝明朗点了点头。
  祝明朗正要离开,忽然身后的山线之上出现了一道晨曦光芒,紧接着就看到一头白色的虎龙踏着这道光桥追来。
  骑乘着白色虎龙的人正是白青晨,她目光犀利,冰冷如剑一样刺向了刘厝。
  “你好大的胆子,刘厝!”白青晨愤怒道。
  随后白青晨用看待凡人一样的高傲不屑的眼神从祝明朗这里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