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御兽诸天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成就先天 战力无双

  如果说鬼祖的出现对巫师联盟来说是个意外的话,那么巫祖尸身的突然出现,对所有巫师而言都是一个石破天惊的震撼!
  虽然鬼祖实力强悍,但也只是让巫师一方的强者感到为难。
  哪怕他御使那两具造化僵尸对敌,巫师一方同样也能支撑下去,只要几尊造化境强者舍得消自身本源,足以支撑到元素巫王他们从大后方赶来支援!
  可是巫祖尸身的突然出现,对战场上所有巫师来说都是无法置信的震撼!
  在巫祖尸身被放出来的那一刻,战场上所有巫师有一个算一个,从实力强悍的巫师之王,再到巫师军团中境界最低微的一级小巫师,全都不可控制的感受到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震颤,其中实力强大者,尤其是炼体巫师一脉,更是清晰的感受到了来自血脉之力的共鸣!
  这一刻,他们甚至都顾不上战斗了,满是不可置信的转头朝巫祖的方向看去。
  随即,就看到了巫祖那庞大的尸身!
  即使他们中仅有极少数一些从远古流传下来的强者才真正见过巫祖的真容,但是血脉深处传来的感应,却能让所有巫师本能的对那尊庞大的尸身感到了亲近。
  “巫祖?!”
  当那些远古存活至今的巫师强者口中惊呼出声,顿时巫祖之名就传遍了整个战场,让所有巫师都明白,他们为何会对一尊已经死去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尸身引起血脉共鸣了!
  “巫师之祖?”
  “不可能?巫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所有巫师尽皆目露骇然,惊诧无比的看向了巫祖的尸身。
  他们不知道,其实巫祖的心脏已经被秦风取走,否则若是那堪称气血之源的心脏还在的话,只怕他们所引发的血脉共鸣还会更加剧烈!
  其实,除了炼体一脉的巫师以外,其他各脉的普通巫师是不应该拥有这么强大的共鸣的,毕竟他们不修肉身,对于血脉的感应肯定不如炼体巫师!
  只不过巫祖体内已经苏醒的残念在感应到外界拥有无数巫师的气息以后,本能的就活跃了起来。
  虽然这几天被鬼祖不断炼化,但因为时间太短,还不足以将巫祖那坚韧无比的残念彻底炼化,时常就会尝试突破鬼祖的封印,这才将体内血脉感应传递出去,引起了无数巫师的共鸣,试图让这些巫师帮他解除鬼祖的镇压。
  只要镇压之力散去,他的本体就能恢复些许意志,然后尝试复活。
  可惜,他也只来得及传递这么一点共鸣之力而已,紧接着就被鬼祖重新将他的残念给镇压了下去。
  而且巫祖不知道,他震动血脉引发的共鸣非但没能对他起到多大的帮助,反而让那些巫师因为震撼而失神,被碧落阵营的各界大军逮住机会趁机袭击了一把,很是让巫师军团损失了不少。
  对于这些巫祖当然感应不到,而且他也没有机会再反抗了。
  毕竟鬼祖这几天可没有闲着,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镇压炼化他体内的残存意志,不断削弱巫祖的残念,先前在感应到诸多巫师的气息以后,巫祖残念拼命的爆发出波动,却也将他原本就不算太强的残念消耗了许多,可没有力量在破开鬼祖的镇压。
  等到此战过后得了空闲,鬼祖绝对会彻底解决巫祖体内一切隐患,这对鬼祖来说,也是最为擅长的事情,谁让他修炼了鬼道,格外精通对付鬼物凶魂呢!
  而此时,巫祖的尸身已经在鬼祖的操纵下施展无边大力朝机械巫王杀去,至强者强悍的肉身带着狂暴无比的冲击力直接撞在了机械巫王身上,将这尊巫王身周数具强大的机械傀儡撞飞,一拳头轰的机械巫王连连倒退!
  “吼……混账!”
  机械巫王陡然暴吼一声:“大胆苍殃,你敢偷盗巫祖尸身,还敢利用巫祖对我出手,你该死!!”
  说话间他身形一变,体内传来无数细密的咔咔声响,伴随着咔咔声机械巫王的身形迅速膨胀起来,竟然在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尊不输于巫祖尸身大小的机械身躯!
  变身后的机械巫王全身上下都是精密且坚固无比的各种机械,怎么看都是金铁生灵,已经看不到任何活人应有的特征。
  但是变身后的机械巫王战力倍增,竟然凭借强大无比的机械身躯抗衡巫祖尸身不落丝毫下风,甚至还能凭借灵活的变动而让巫祖尸身吃些小亏。
  “哼,无数岁月过去,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了,而今我的实力增长到了这等程度,漫说只是巫祖的尸身,就算巫祖全盛时期,也不可能轻易击败我!”
  机械巫王冷眼看向了鬼祖:“先前我界出现动乱,想来就是你前去捣乱,否则不会让我们生出那么大的感应!
  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能够闯入世界之心所在区域,更没想到你能将巫祖的尸身盗取出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今我巫师界到底如何了?”
  “想要知道啊,好说,等我打死你后会告诉你答案,不会让你带着遗憾死亡的!”
  “哼,就凭你们,也能杀我?”
  鬼祖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冷笑:“大言不惭之辈,就连我都不敢说能够抗衡至强者,你居然还敢出此狂言,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领教一下阁下的巫术有何强大之处!”
  说话间鬼祖挥了挥手,不仅巫祖接连出手,身后那两尊造化僵尸也一同攻上,他本人和弥陀佛祖同样也没闲着,一起朝机械巫王攻杀而去。
  “卑鄙的修士,你们就只会以多打少吗?”
  机械巫王顿时感到压力倍增,连忙以言词挤兑,试图让鬼祖他们顾忌颜面能够跟他单打独斗。
  只可惜鬼祖不屑一顾:“尔等两方大世界联手,麾下更有无数世界联盟一起进攻我碧落,怎么就不考虑一下人数的问题,到了此刻反而责怪我等以多欺少。
  呵呵,当真是可笑至极,难道巫师界的巫王都是这般厚颜无耻之徒?”
  “你……”
  机械巫王被鬼祖一番抢白气得不轻,偏偏还有无法反驳,而且此时巫祖尸身和两尊造化僵尸已经再次攻上,已经顾不上说话。
  何况真要继续斗口,他也不是对手,因为弥陀佛祖可都还没有开口呢。
  否则一旦弥陀佛祖开口,以他这尊大佛舌绽莲花的的本领,绝对能够将机械巫王说的羞愧难当,反而心中受堵!
  机械巫王艰难抵挡两尊造化老祖的进攻,同时还要抗衡巫祖尸身和两尊造化僵尸不顾一切的纠缠厮杀,顿时就落在了下风。
  虽然他也有不少战力强大的傀儡可以辅佐他战斗,但是这些傀儡明显比不上鬼祖的两具造化僵尸,更不用说跟巫祖相提并论了。
  在五尊造化境强者的围殴下,不出半个时辰,就将机械巫王身边的那些机械傀儡通通打爆,随后全力围剿这尊失去了机械亏了的巫王本体。
  这下子他就扛不住了,原本他的实力就比弥陀佛祖稍差一筹,只能凭借麾下机械傀儡才能跟弥陀佛祖斗的旗鼓相当。
  但是如今对方不仅斩杀了他麾下所有机械傀儡,更是多了鬼祖这位碧落强者,还有巫师之祖的这样的至强者参战,机械巫师虽强,本体变身后更是厉害,但在这么多强大的存在围攻下,依旧落在了绝对的下风,被鬼祖等人围殴的惨不忍睹。
  机械巫王无奈下只好向其他强者求救,试图有强者能够对他施以援手,哪怕引走鬼祖麾下的两具造化僵尸,也能让他轻松许多。
  只可惜,这一刻碧落阵营的造化强者又怎么会给他们的对手这个机会。
  且不说巨龙祖神和不死鸟始祖都被敖鎜和朱雀这两尊大能压制的死死的,他们即便没有遭受反噬前的全盛时期都不敢说就能赢得了龙凤两族的大能,现在更是被敖鎜和朱雀压着打。
  主要是龙凤两族当年在洪荒崛起的时间太早,在他们称霸洪荒的那些岁月中,着实得了数不清的宝物,无数岁月积累下来,族中不仅底蕴身后,更有灵宝无数。
  敖鎜和朱雀身为各自族群屈指可数的造化老祖,又岂会没有宝物傍身?
  在威力无穷的先天灵宝的帮助下,他们的战力更是强横的可怕,压制的巨龙祖神和不死鸟始祖根本无法翻身,更不要说去救援机械巫王了。
  至于真灵巫王,在战天老祖这尊战力无双的武道造化老祖面前,能够自保就已经不错了,奢望他还有余力救援,那不可能!
  另外三尊高等世界的造化主宰,同样被真龙一族的强者和五行老祖、神水宫主拦住,
  虽然五行老祖和神水宫主成就造化不久,但对面的三尊造化同样也不是强的离谱的存在,就算能在五行老祖和神水宫主的战斗中占据些许上风,却也不可能轻易脱身而走,何况他们走了难道这两位老祖就不会追上去了吗?
  更关键的是,他们在见到机械巫王那边的战斗状况后,根本就不敢过去助战!
  对手实在太强,强大的让他们心里发怵,他们单独过去未必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不说,搞不好机械巫王还会算计他们一把,让他们在前面顶缸,关键时刻搞不好就会溜之大吉!
  所以此刻这几个家伙漫说没有余力相助,就算还有机会不敢轻易过去。
  甚至正在跟五行老祖和神水宫主斗法的那两位造化主宰,原本还能占据上风的局势竟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们悄无声息的削弱了法术力量,从原本的占据优势变成了势均力敌,跟对手打斗的难解难分,好似无法脱身!
  在这般情况下,机械巫王即便身体再如何坚硬,战力再如何强大,机械身躯再如何变化,却也扛不住五尊造化强者的强攻。
  何况巫祖与两尊造化僵尸根本就是悍不畏死,在鬼祖的操纵下不顾一切的往上扑,硬生生的打乱了机械巫王的战斗节奏,甚至托住他的机械身躯抱住他的手脚,即便身上被此起彼伏的尖锐铁刺扎的遍体鳞伤也毫不在乎。
  而鬼祖和弥陀佛祖这两尊造化强者各种大招接连施展,种种无上道术强悍神通轮番上阵,将机械巫王打的狼狈不堪,逼得机械巫王只能不断消耗造化本源修复机械之身,不惜一切代价的反抗,这才能支撑一时。
  可就算机械巫王无数岁月以来积累浑厚,却也扛不住这种不间断的消耗,何况鬼祖他们的道法神通又岂是那么好抗的?
  其中一些诡异的手段更是直接伤及魂魄,泯灭一切,若是无法驱除那些伤口处的诡异能量,根本就无法恢复如初。
  所以随着时间推移,机械巫王心中愈发焦急。
  因为他败局已定,没有强者支援他绝对无法翻身。
  即便他消耗了大半的造化本源,却依旧没能支撑到元素巫王从后方赶来,就被鬼祖他们打的身躯残破,庞大的机械身躯上几乎找不到几片完好的地方,到处都能看到破损的金铁外皮里面透露出来的精妙机械,以及无数转动的齿轮和各种说不上来的机械装置。
  当然,其中很多齿轮都已经停止了运转,不断出现的伤势使得他难以快速恢复。
  机械巫王凄惨的样子自然引起了巫师阵营的重视,不仅影响到了下方两大阵营之间的军团较量,就连不朽永恒层次的强者之间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巫师联盟的强者心中透露出了几分惊慌,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机械巫王落败身亡,即便他们作战再如何勇猛,也肯定无法扭转战局。
  反观碧落一方,无论强者大能,还是数量庞大的修士军团,全都气势如虹,攻势凶猛,硬是将比他们多出不少的对手打的连连后退,死伤无数!
  不过那些数量庞大的军团由于个体实力不强,所以受到这么大的影响很正常,但是到了不朽境界以上的存在,无论实力还是心智都远超寻常,所以即便他们心中惊慌,却也不会轻易显露出来。
  何况机械巫王还能支撑,他们也不好就这么撤离,临阵脱逃,终究是大罪,若是引发了连锁反应,过后绝对会被那几位造化强者清算!
  所以这些强者依旧在尽力征战,只不过其中一些头脑灵活的家伙多了几分小心,开始留意起退路来了。
  当然,并非所有强者都这般机灵,还有不少反而激起了拼死之心,譬如围攻秦风的那些存在。
  此时秦风身外足足有二三十位强者来回围绕着他那庞大的身躯飞来飞去,不断施展出各种强悍的巫术和魔朝他发起攻击。
  一开始还有碧落强者想要前来支援,只不过全部都被秦风劝走了。
  并非他当真强悍到可以击败这么多强者,而是需要借助这些对手来磨炼自身罢了!
  无论本源碎片还是巫祖之心,直到现在都还源源不断的往他体内输送能量,若是不趁着这个机会好生磨炼一下,以后就只能凭借闭关苦修来打磨修为了!
  先前他虽然出手斩杀了对方几尊大能,但那是趁着对手不知道他的强横之处,这才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当巫师一方的强者多了几分小心,不再轻易被他打到身上,而且邀请了更多的强者一起出战,并且采取了游斗的方式围着秦风不断乱转,他们的伤亡顿时降了下去,秦风很难在短时间内重创击杀对方。
  甚至在这么多强者的联手镇压下,无数强横的巫术和法术疯狂落下,秦风那庞大的身躯根本就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要被对方打破了身外防御,立刻就会迎来一连串的攻击,时常就能将他打的遍体鳞伤。
  不过秦风却好似没有感到丝毫痛苦,反而兴奋狂呼。
  因为体内力量实在太过充盈,尤其是那近乎无穷无尽的气血之力,更是让他的身体涨的难受,此刻受了些伤势非但没有让他战力减弱,反而感到身上舒服了很多。
  甚至在这些对手的进攻和压迫下,还让他逐渐的感受到了体内那种蠢蠢欲动的契机。
  这让秦风心中欢喜,于是战斗起来愈发疯狂,硬扛着数十位强者的进攻拼命反击,在一次次受伤再修复的过程中强化身体,寻找那一缕让肉身蜕变的机会!
  终于,再一次被数位永恒巫师联手施展一道强大无比的无上巫术轰击在了胸腹部位,虽然被对方轰的身形趔趄倒退,胸前更是血肉模糊,骨骼出现裂痕,甚至就连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强烈的震动。
  但是在这般强横的震动和疼痛下,却也让心脏中传出了更加磅礴的能量,腹中本源碎片传递过来更强的先天之气,身体受创的瞬间,让这些先天之气趁着他肉身受损的时候彻底融入了他身体的每一处角落,甚至就连元神都被先天之气接连淬炼,彻底完成了蜕变。
  “哈哈哈哈……”
  秦风突然仰天长笑,身上猛然浮现出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精纯的先天元气从他周身毛孔散发而出,血肉骨骼变得更加晶莹剔透,肌肤纹理都带着道道玄奥的纹路,彷如无数大道符文留下的痕迹一般。
  “好好好,妙妙妙,没想到御兽宗的秦道友竟然还有这等机缘,先天道体,这可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了!”
  远处,弥陀佛祖见此,忍不住双手合十,脸上笑容愈发灿烂!
  就连战天老祖都忍不住分心往这边瞧了一眼:“御兽宗的小子,好生深厚的机缘,嘿,别的不说,仅凭他这副庞大的身躯就足够强横了,没想到还能完善先天道体的修炼,当真是深受大道眷顾。
  这若是再能晋级造化,其实力又得强横到何等地步。
  不过这是好事,如今我碧落蒸蒸日上,恢复上古荣光指日可待!”
  龙凤两族的强者看到这一幕后,也忍不住心中惊叹不已。
  他们倒不是羡慕,而是纯粹的为碧落大世界这般强横的运数生出感慨。
  原本以为已经破落的碧落大世界非但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反而展露出了强大无比的实力和潜力,让他们一而再的刮目相看。
  “多谢诸位相助,否则秦某想要修成先天道体,只怕还得等上近百年才有可能完成蜕变!”
  秦风脸上露出了明朗的笑容,不过口中的话语却是透露出了森冷的杀意:“此情秦某无以为报,唯有亲自出手将各位打死来了结这段因果了!”
  说话间秦风手掐法诀,周身上下顿时就有耀眼的金光呈现,将他衬托的好事金甲天神。
  不过随即那无尽金光就化作亿万道金芒,朝四面八方数十位强者身上刺去,然后不等对手彻底躲过这些金芒,他口中就大喝一声,背后九头鬼火炎龙跟着齐齐发出了龙吟之声,吼声震动神魂。
  趁着对手心神被撼动的瞬间,秦风脚下黄光呈现,施展天涯咫尺无上神通迈步上前,直接来到了一尊永恒强者近前,伸手一拳打出,撼天神拳生生打破了对方匆忙间布起的防御,将对手肉身打爆,随后两手一搓,无尽神雷凭空落下,将对方的永恒之魂彻底轰杀!
  彻底蜕变了先天道体以后,秦风战力暴涨。
  先天道体可不是说说而已,修炼到这等地步,无论体内力量的浑厚程度还是道法神通的威力都远超从前,再加上他原本就超过了寻常半步造化的战力,此刻更是让他强横无比,但以战斗力而言,已经无限接近了造化老祖,这才能够一击重创甚至是击杀永恒。
  当然,这也跟对方没能及时发现他的变化,不知道先天道体所代表着什么有关!
  一击得手,秦风再接再厉,接连出击,依仗天涯咫尺无上神通的速度,依靠自身强横无比的实力,硬是又被他斩杀了三五尊强者,其他永恒和不朽这才在匆忙躲避之余重新布下了防线,跟他争斗起来。
  只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此时的秦风战斗起来如疯如狂,对于他们的攻击只要没有伤及要害,似乎就不屑于躲避,虽然经常被他们打伤,但是随着伤势不断出现,秦风的肉身也在不断缩小。
  很快就从原本的百万丈高下变成了数十万丈,然后越来越小,实力却越来越强,直到最后恢复到了本体的状态后,秦风这才彷如鬼魅一般轰动身形避开了对手的进攻,口中冷笑一声:“你们打的痛快了,现在,该轮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