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华娱之黄金年代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大宅门》杀青

  易青和欧阳口头达成的协议,具体内容只有他们两个知道,毕竟,现在欧阳还不是湖南广电的老大,一些事情暂时还需要保密。
  看片会持续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其中大部分都用来开会。
  广电总局大概也是想要通过这次的看片会,让内地的电视工作者学习一下港台同行的先进经验。
  只可惜,这种期盼注定只能是徒劳,内地这边的电视人放不下身上的架子,而港台的同行也从心里瞧不起内地的土老冒。
  一边只想捡现成的,买回去一些作品,把播出时间段填满就行了,另一边的目的更简单,人家是来清理库存的。
  易青在和欧阳见过面之后就离开了,剩下的事情,他不是太关注,有曾丽珍和陈勋琦盯着就行了。
  又在这边待了一个多月,陈虹的抢也好的差不多了,《射雕英雄传》剧组的拍摄工作也临近尾声。
  十一月初,易青启程离开了无锡,乘飞机前往香江。
  在香江又待了一个月,《刀锋战士》也在此期间正式开工,导演吴羽森,主演邹兆隆,参与投资的除了洪锦宝的德宝公司,橙天娱乐之外,还有易青在美国的卢卡斯影业,这个组合让整个香江业内人士谁都看不懂。
  凭借着之前在《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和《九品芝麻官》里面的角色,邹兆隆如今在香江影坛也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
  基本上也已经被定位成了一个反角,现在突然要演主角,而且,演的还是漫威的超级英雄,这好像有点儿不搭啊!
  而且,邹兆隆能不能撑起这部戏,显然没有人看好。
  值得注意的是,香江这边刚刚公布开机的消息,美国那边都知道了。
  一些电影人得知美国的超级英雄题材,居然要被中国人拍成电影,纷纷开始唱衰。
  当然,这些噪音直接被《刀锋战士》剧组给屏蔽掉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嘉禾最终还是撑不住了,在苦寻找不到人来接手的情况下,邹文怀最终还是通过何冠昌联系到了橙天娱乐。
  经过几轮谈判,最终橙天娱乐以4500万港币,完成了对嘉禾的收购。
  早知道,就在两年前嘉禾的市值还高达5亿港币。
  可现在……
  在失去了程龙等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导演,又被橙天从院线中踢出局之后,再加上这一年多来,因为引狼入室积累下来的坏名声,嘉禾的价值一直在跳水。
  现在橙天愿意接手,说白了,也是看在何冠昌是程龙干爹的份上。
  随后,嘉禾直接宣布破产,从此以后,香江影视圈再也没有了嘉禾这个名号。
  石南笙告诉易青,在她宣布嘉禾破产之后,邵老六居然还特意打来电话表示了祝贺。
  这位老先生可真是个记仇的,当年邹文怀的背叛一直被他记到了现在。
  在香江这边浇水施肥忙活了一个月,易青又去日本待了半个月。
  之前的圈地行动已经结束,三家一起成立了一个地产开发公司,大量的不动产被囤积,也早就引起了日本政府部门的注意,一开始因为套着住友财团的壳,谁也没有留心。
  毕竟,上次的金融危机之后,其它三大财团伤筋动骨,到现在都还没恢复元气,只有住友财团,不但没遭受损失,反而借着其它三大财团舔伤口的机会,大肆收购各种资产。
  因此,住友财团收购地产的行为,不但没有引起日本政府部门的注意,反而,还给提供了不少便利政策。
  日本也急于恢复经济,有了曾经的地产繁荣景象的先例。
  此前日本政府也一直在鼓励资本投入地产开发项目。
  结果呢?
  居然是海外资本在操控!
  这还了得。
  可是,等到日本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日本要维护自由贸易的形象,而且,这次还有香江的李家、霍家参与其中。
  一旦日本政府采取惩戒措施的话,到时候,国际影响都没了。
  而霍家和李家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可不低,估计还没等他们采取行动,这两家的反制措施就已经展开了。
  到时候,名声臭了,让海外的投资商都知道了日本的投资环境恶劣,想要恢复经济就更没指望了。
  对此,即便是一个国家的政府也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了。
  接下来的事,易青交给了陈笑棠,他每天只是安心待在家里陪着酒井法子和孩子。
  本来,易青还想待到月底的,可是得到了个消息之后,他就坐不住了,转天就买了张机票回国。
  《大宅门》要杀青了。
  飞机在京城降落,易青连家都没顾得上回,就坐上出租车,前往怀来的影视基地。
  等易青赶到的时候,正好剧组在为最后一场戏做着准备。
  白家七老爷要立遗嘱了。
  所有还在剧组的人,一个不落全都到了片场,就算是已经杀青的演员,只要没离组,也全部来了。
  易青身边站着的就是白家三老太爷白颖宇,呃……前面桌子上摆着的是他的遗照,这玩意儿看着都透着诡异。
  郭保昌坐在监视器后面,还不知道易青已经到了这里,随着他一声“开始”,摄像机的镜头平推,切了一个近景,正对着三老太爷的遗像。
  值得注意的是,此刻在现场掌镜的人是张一谋,为了这场杀青戏,他把《大红灯笼高高挂》剧组都给扔下了。
  画面后移,供桌上摆着三老太爷的照片,遗像前摆着三老太爷未喝完的半瓶洋酒和未吃完的大烟膏,还有一把鬼头刀。
  白景琦站在桌旁,脸上呈现出从未有过的严肃。
  堂屋里黑压压地坐满了白家全族的人,小声议论着,谁也闹不清这位七老爷又想干什么,随着白七老爷的一个眼神扫过,所有人立刻闭了嘴,静静地坐着没有一点声音。
  白景琦声音低沉地开口了:“我,白景琦,光绪六年生,五十七岁,身板儿硬朗什么毛病都没有,一顿能吃一只烤鸭子,喝一坛子绍兴黄,离死还早着呢!可今儿……我要立遗嘱!”
  声音划过,全族的人都是一惊,嗡地一声又议论起来。
  但是,白景琦的声音盖住了大家:“三老太爷走了,他走得惊天动地!他没向日本鬼子弯腰,他没有卖祖求荣,他为了我,为了咱白家大宅门的全族,顶天立地地走了……”
  毫无疑问,全剧当中,现在的这一幕是最过瘾的,白七爷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铿锵有力。
  屋里又鸦雀无声了,所有人目不转睛地望着白七爷。
  “他给咱全族增了光,给咱们全北平的药行增了光!谁心里都明白,下一个该轮到我了,日本鬼子不会放过我,也就这三五天的事,不就是个死嘛!死我不怕,可死了以后的事我不放心,我得立个遗嘱!敬业……”
  坐在人堆儿里的白敬业吓了一跳,忙站了起来,怯怯地:“我在这儿呐!”
  扮演白敬业的演员是前世第二部里面的演员刘彬。
  其实按照易青的看法,第一部里赵义演的白敬业更加经典,只可惜去年开机的时候,赵义才16岁。
  只能遗憾的错过了,不过刘彬来演白敬业这个败家子也不错。
  戏还在继续,白景琦不动声色:“站到前边儿来。”
  白敬业战战兢兢地走到了屋子中间。
  白景琦从供桌上拿起刀,噌地将刀拔出了鞘。
  刀出鞘,寒光闪闪。
  白景琦一声断喝:&跪下!&
  白敬业吓得&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下,脸上的表情惊恐而又茫然。
  这场戏,郭保昌显然没打算分段,全场六个机位全开,要把立遗嘱这场戏直接给顺下来。
  这对演员的要求可就大了,所有人必须自始至终沉浸在自己的角色当中,哪怕摄像机没拍到,也必须保持住人物的感觉。
  此刻,全屋的人都紧张地望着。
  白景琦用刀尖指着敬业:“说!做了什么对不起祖宗的事?!”
  白敬业斩钉截铁地:“没有!”
  镜头再对准白景琦的脸,愤怒,凶狠地望着。
  白敬业继续大叫:“真没有!”
  白景琦厉声道:“你今儿要敢说一句瞎话,我就用你的脑袋祭奠三老太爷的在天之灵!”
  白敬业心虚胆怯:“爸!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秘方!”白景琦狠狠地说道,“你把祖传的秘方给了日本人田木青一!”
  白敬业大叫:“我没有!天地良心呐!”
  白景琦大喝一声:“小胡总管!”
  站在门外的小胡忙走进门,惊慌地望着:“大爷把秘方交给田木,是我……亲眼所见!”
  白景琦闻言,举起刀杀气腾腾地缓缓走向白敬业。
  全屋的人都吓得站了起来,只有杨九红坐在角落里没动,闭着眼默默地数着念珠。
  就连现在外面,明知道这只是一场戏的易青,都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
  牛掰!
  虽然是个旁观者,可就这么看着,易青都觉得过瘾,真特么过瘾。
  白敬业惊恐地趴到地上向后退,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人眼神都让人忍不住叫好,演员就是这样,当他置身于一个特殊的环境当中,全身的能量爆发出来,可以说每一个细胞都是戏。
  其他的演员发挥到了,也能影响到其他人,而所有人都集体爆发的时候,这场戏不光是稳了,那是绝了。
  “爸……爸……别……您听我说,我是拿了几张方子给田木,可后来我一想,万一叫您知道了,我就没命了,我……我又要回来了……”
  白景琦站住了:“胡说!他就乖乖儿地还给你了?!”
  白敬业急忙说道:“我说那方子是假的,试试他给多高的价儿,既然价钱合适,我明儿再给他送真方子过去,他上过一次当,所以还给我了,不信您问香秀!”
  白景琦把眼一瞪:“嗯,香秀是谁?!这也是你能叫的吗?!”
  白敬业忙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瞧我这张臭嘴!不信您问我妈!”
  一直站在白景琦身后,已经是太太打扮的香秀忙走上前。
  “敬业说的是实话,是我叫他编个瞎话要回来的!”
  白景琦垂下了刀:“你还算有一怕,可你动了这个念头,这个宅门儿就不能容你,从今儿起,把你赶出家门,不混出个人样儿来,永远不许进家门儿!”
  白敬业一听就傻了:“爸!我以后……”
  白景琦不容分说:“来人!把他赶出去!”
  小胡和几个仆人生拉硬扯地把白敬业架了出去,白敬业杀猪般地嚎叫着,全族的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没人敢动。
  白景琦回身将刀放到了条案上:“言归正传。”
  回身看了一眼香秀,香秀忙从条案上拿起写好的遗书递给白景椅。
  白景琦慢慢将遗书展开,一张黄桂纸上整整齐齐地写着楷书,全剧最后的一幕,也是最精彩的一幕开始了。
  易青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聚精会神的看着。
  “我,白景琦,生于光绪六年,自幼顽劣,不服管教,闹私塾,打兄弟,毁老师,无恶不作。长大成人更肆无忌惮,与私家女私订终身,杀德国兵,交日本朋友,终被慈母大人赶出家门。从此闯荡江湖,独创家业。一泡屎骗了两千银子,收了沿河二十八坊,独创泷胶、保生、九宝、七秀,三十二张秘方,济世救民,兴家旺族。为九红,我坐过督军的大牢,为槐花,坐过民国的监狱,为香秀,得罪过全家老少,不是越不叫我干什么吗,我偏要干什么!除了我妈,我没向谁低过头,没向谁弯过腰!”
  现场所有人都屏声静气地听着,这一刻,陈保国直接掌控全场。
  演员也是越来越兴奋。
  “如今,日本鬼子打到了咱们家门口,逼死了三老太爷,我立誓,宁死不当亡国奴!我死以后,本族老少如有与日本鬼子通同一气者,人人可骂之!我死以后,如有与日本鬼子通同一气者,人人可诛之!我死以后,如有与日本鬼子通同一气者……”
  白景琦举起了鬼头刀:“就照着我这口刀说话!”
  说完,将刀狠狠地劈了下去,条案上的花盆被劈得粉碎。
  白景琦满目庄严:“立遗嘱人,白景琦!”
  最后的画面定格在白景琦的脸上,目光炯炯地望着前方。
  “好!”
  郭保昌喊出了一声“好”,喊过之后,整个人就好像没有了力气一样,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椅背上,保持了一年多的精神头,在这一刻,仿佛完全消失了一般。
  现场所有人都看着他,没有人说话,甚至都没有人动。
  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着郭保昌。
  今天司勤高娃也来了,她是特意从上海赶过来的,为的就是亲眼目睹《大宅门》杀青的那一刻。
  易青也看着郭保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突然觉得郭保昌好像老了很多,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没了精气神一样。
  过了很长时间,郭保昌突然长叹了一声,用力搓了搓脸,站起身,朝着四周围各鞠了一个躬。
  “诸位!谢谢了!”
  到了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喊出了声,很快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
  杀青了!
  历时一年多,这部凝聚了郭保昌大半生心血的《大宅门》终于杀青了,瓜熟蒂落,接下来就是等待收获成就的时候了。
  易青这个时候也走了出来,第一个走到了郭保昌的面前,两个人谁也没说话,只是用力握了握手,易青察觉到,郭保昌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紧接着,易青又到了陈保国面前。
  “陈老师!辛苦了!”
  白景琦是整部《大宅门》的灵魂,陈保国演绎出了其中的精髓,将这个一生经历了清末、民国、北伐、抗日、解放等历史巨变时期,共研发了32张药方,扩张了白家的医药事业的奇人,演绎的有血有肉。
  相信过不了多久,当这部《大宅门》登上荧屏之后,全国注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人,为了这一位白七爷而着迷。
  《大宅门》的故事由白景琦出生开始,以他最后的遗嘱落幕,如今算得上是功德圆满了。
  当然,这部戏的经典之处,并不是集中在白景琦一个人的身上,整部戏上百个人物,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是那种脸谱化的,每一个角色,哪怕戏份再少,人物再小,都被刻画得活生生的。
  比如,剧中存在感颇低的二爷白颖轩,倔驴一样的白景琦对二奶奶的棍棒教育向来油盐不进,倒是二爷白颖轩的言行举止能够春风化雨。
  因为二奶奶的强势能干,二爷在家中显得没有存在感,但他并非真窝囊,只是一门心思花在看病和文字上,不想掺和利益争斗,像个大智若愚的知识分子。
  对老婆的掌家大权,他装作无能以示支持,对儿子的教育,也是以理解交心为主。
  父子俩被窝里暖文房四宝,被二奶奶赶出房门,爷俩儿非但不生气,还在院里生起火、对起诗来。
  在擅长窝里斗的大宅门里,白二爷白颖轩的至纯至善、淡泊自在,对白景琦是无言的熏陶。
  所以当二奶奶嫌弃二爷没用时,白景琦立马反驳“我爸爸这是一生襟抱未曾开”,一下子暖了二爷的心。
  成年后的白景琦被二奶奶赶出家门自主创业,一家子人簇拥相送,只有二爷站在墙角,佝偻着身子,遥遥目送,留给儿子此生最后一个身影。
  胸襟抱负,拳拳父爱,白二爷都深藏不露,但是这些白景琦最懂。
  除了心性上的影响,真正塑造了白景琦各方面能力的人,还是文武双全、忠勇侠义的季宗布。
  这是剧中唯一的完人,论文是国子监的监生,论武是神机营的武士,而且还懂治病救人,全能全才让白景琦服了气,离经叛道的思想,更让白景琦与之亲近。
  虽然季宗布只是短暂出现,以侠客的形式出场,以授业的形式驻足,最后以斗士的姿态牺牲,他有想法,有能力的个人形象,正是乱世之中济世英雄的理想化,也只有他,才能有的放矢地把白景琦过剩的精力引导到正途上来。
  除了这些形象丰满的男性角色之外,故事里的女中豪杰同样被塑造的极具灵魂。
  《大宅门》的故事里,既有典型的封建家族制度的牺牲品,如一生坎坷的姑奶奶雅萍,姨奶奶没当几天的丫头槐花,不认亲妈的白佳莉。
  也有颇具反叛精神的女性角色,比如宁死也要生下私生子的大格格,聪明泼辣不惧男权的丫头香秀等等。
  女性形象个个都有辨识度,其中以白景琦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最见刻画功底。
  先说妹妹白玉婷,从小是无忧无虑的大小姐,长大后疯狂迷恋戏子万筱菊,只要有万老板的戏每场必看,一边看一边哭着往台上扔金银首饰,现场打赏。
  搁现在,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追星富二代。
  追到最后追成了私生饭,跟着人家回家不说,最后还要逼着白景琦为她说亲,可惜万筱菊已经有了家室,无情拒绝了这位头号粉丝。
  与偶像结婚生子的愿望落空,白玉婷做了一件轰动京城的事儿一一跟万筱菊的照片结婚!
  这件事真有其事,白玉婷的原型就是郭保昌的十二姑,万筱菊就是梅先生,此后余生,白玉婷守着照片过了一辈子。
  当万筱菊后来有感于她的情意想和她在一起时,却被她拒绝了,因为白玉婷清醒地知道,她爱的只是想象中的他。
  这份爱情,是大宅门中最炽热、最纯粹的,没有阴谋算计、没有占有报复,白玉婷也得以成为这些女人中最体面的一个。
  一辈子活在自己的幻梦中,白玉婷的孤独一生在当时看来是个痴心的悲剧,而放到现在来看,只不过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
  二奶奶白文氏是帮助白家度过时艰的最大功臣,也是白景琦唯一忌惮的人,不仅因为孝道,而是母亲的为人和手段是足以折服世人的女中英豪。
  白萌堂为了一时快感,与詹王府结下了梁子,最后在两家斗争中郁郁而终,二奶奶没有老爷子冲动,她向来主张“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忍到一定时候再猛咬一口。
  二奶奶既有雷霆手段,一步步盘回百草厅,给白家找好宫中靠山;又有善心和肚量,接济小姑子和外甥女,一次次原谅混不吝的老三。
  她内外操持,用毕生心血努力,归拢白家分散的人心,就为了老爷子那句话:白家不能散。
  姨太太杨九红虽出身青楼,但是胆识与魄力是白家女人中最接近二奶奶的。
  白家有难时,是她女扮男装闯关东,成功押送了草药,想以实力获得大宅门内众人的认可,但是很可惜,她的悲剧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不只是她的妓.女身份,还有她的眼光与格局。
  其实,她大可以坚持实力路线,成为白景琦的左膀右臂,而不是在无边的等待中害怕朱颜易老。
  她没有白玉婷那样彻底对抗世俗眼光的决心,反而一心想要踏进大宅门,深陷于正妻的身份执念,拼死挤进本就不容她的封建礼教体系。
  于是她只能在自己的污点和欲望中,不断被拉扯、折磨,最后变为一个失去一切的妒妇。
  人物刻画的极其精致,故事本身就更不用说了,这部戏厉害就厉害在没有半场废戏。
  剧情环环相扣,逻辑通顺流畅,丝毫没有赶节奏、生硬转折的痕迹。
  开篇白二爷诊出詹王府,号出了大格格的喜脉,才牵引出白府后续一系列的变故。
  白、詹两家对这件事的反应,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推动命运的走势,双方的恩怨纠葛自此绵延三代人。
  又比如,白大爷在街头救起一位休克老妇,看似描述医者仁心的闲笔,实则为后面白大爷蒙冤入狱,被判斩监候,却能逃出生天埋下了伏笔。
  在人们误以为这条叙事线已经结束了之后,又出现了借此事敲诈白府的寄生虫韩荣发,再次绷紧白府人的神经。
  正因为有如此缜密有序的剧情安排,才会有一集一个高潮的戏剧张力吸引着人们眼球。
  但与后来那些快餐一样的爽剧不同,《大宅门》的畅快节奏并非是“事后索然无味”的感官刺激,更不是强行高.潮的事件堆砌。
  它是跌宕起伏的时代传奇,但落实到每处戏份,却都是接地气的生活况味。
  生活况味,一部分来自地道的“京味儿”,一部分便是老百姓再熟悉不过的家庭观念。
  单说人物关系。
  白老太太对老大和老三两个儿子的态度天差地别,一场糕点戏就讲明白了。
  老大先买的糕点孝敬老娘,但是老太太不肯吃,不耐烦地推辞。
  随后老三也提溜着糕点进来,他不直接塞到老太太面前,而是自己咬一口,装作不知道什么馅儿,哄得老娘吃下去,再回答他里面拌的是蜂蜜。
  两下对比,老太太对老三的偏爱跃然眼前,老大敦厚、老三精明的形象,也三两下勾勒出来。
  一边吃着老三的点心,一边对老大说不爱吃点心的话。
  后来,老太太临死前,逃亡在外的大爷又买了母亲爱吃的糕点,冒死去见她最后一面。
  只是到死,老太太也没能吃一口他买的糕点。
  没有任何的大是大非,不过就是没道理可讲的“偏心”。
  一生行善积德,却得不到母爱的血缘孽债,让历经沧桑的大爷竟有种柔弱弃儿的可怜之感。
  只是并不重要的戏份,却依然能安排的如此巧妙,单单是这一番精雕细琢的工夫,就足以让人感佩至深了。
  所以,前世的《大宅门》既立足于一个时代,又超越一个时代,如今,拍摄提前了好几年完成,究竟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易青也是期待万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