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秘战无声 > 第840章:果不其然

  “慧姐,白蚁说苏颖儿的电影本来是打算双十节上映的,但不知道为何拖延到了,首映礼的日期也是最近才定下来的。”
  “电影什么内容?”
  “好像是一部古代战争片,明朝的,杀倭寇的故事,苏颖儿在里面演将军夫人,好像戏份还挺重的,若是这部戏能够走红大卖的话,她差不多可以进入二线女明星的行列了。”姜筱雨道。
  宫慧点了点头:“她的运气挺不错的,这些资源单凭她的能力怕是很难获得吧?”
  “是的,李海怀给了她不小的帮助,才给她争取到了出演这部戏的机会。”
  “我知道了,你去工作吧。”
  ……
  “小伍,耀哥在不在?”宫慧考虑了一下,拿起桌上的电话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慧姐,耀哥刚出去了,您有事儿吗?”秘书小伍回答。
  “哦,没事儿,耀哥回来,你让他给我回一个电话。”宫慧说完,放下了电话。
  罗耀接到了杨帆从香港发来的电报,虽然都是报平安的,但怎么“报”法,还是有讲究的。
  比如“一切顺利”代表是什么意思,“我已抵达”又是另外一层意思,这是去之前商量好的。
  看着杨帆电报后面那个“勿念”的二字,罗耀眉头就紧锁了起来,他跟杨帆约定好的,如果电文末位出现“勿念”二字,就说明他们在香港遇到了麻烦。
  刚到香港,就遇到了麻烦,很明显不寻常了,以杨帆和夏飞的能力,一点儿小事儿,他们不会在回电中说的。
  这说明,他们恐怕真的是遇到不小的麻烦了。
  心中的那一层担忧不免多了一层,这件事儿关系到父亲的安危,罗耀的心神难免有些忧虑。
  ……
  “耀哥,慧姐刚才来电话,您不在,她让您回一个过去。”小伍站起来,向从外面进来的罗耀汇报一声。
  “我知道了。”罗耀推门走进办公室,坐了下来,稍微的考虑了一下,拿起桌上的电话机。
  “给我接黄角垭刘家花园地质研究所。”
  “喂,总机房吗,我是罗耀,帮我接五组组长办公室。”罗耀又下令一声。
  “小慧,是我,什么情况?”罗耀问道。
  “我今天不值班,你晚上回来吃饭不,要不要让老董去几个菜回来?”宫慧问道。
  “晚上有个饭局,我就不回去吃饭,你自己一个人吃吧,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今天去失去把小楠接回来家吧,我记得明天好像是周末。”罗耀说道。
  “好的,那我早点儿下班过去。”宫慧说完放下了电话。
  这一通电话明着是说晚上吃饭和接孩子的事儿,其实就是她们约在暮光大厦谈事的。
  电话里有可能被人窃.听,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能在电话里说,尤其是“白蚁”的相关都是秘密。
  ……
  下午五点,罗耀叫上蔡小春,驾车从弹子石训练班基地离开,往市区方向而去。
  差不多是这个时间,宫慧也驾驶汽车,与姜筱雨一道离开了军技室。
  “知道你们两个要来,小辉特意早一点儿下班,给你们多做了两个菜!”一到暮光大厦顶楼。
  就看到余杰正在餐厅忙碌着,还系着围裙,将一道道菜摆上了桌子。
  “你通知老师了?”罗耀惊讶的扭头问宫慧一声?
  “我只是跟老师说,要过来接小楠,没说,我们两个一起过来吃饭。”宫慧也惊讶的道。
  “呵呵,攸宁,我是猜的,小慧一说要早点儿下班来接小楠。”余杰笑呵呵道,“我就知道你一准也会来。”
  “老师真是神机妙算,看来,我们今天有口福了,好久没吃到兴姐做的饭菜了!”罗耀说道。
  “老师,小楠呢?”一旁,宫慧问道。
  “在书房做作业呢,小楠这孩子太用功了,每天除了练功,就是学习,我们家那两小子跟他比起来差远了。”余杰慨叹一声,“一天天的就知道玩儿,学习成绩差远了。”
  “小楠遭遇不一样,再者说,女孩子比男孩子要早熟一些,男孩子皮一些也正常……”
  “吃饭了,吃饭了,小安,去叫你小楠妹妹过来吃饭,记得洗手……”兴姐的声音从厨房出来,端着一个陶瓷大瓮过来。
  “兴姐,我来。”罗耀赶紧过去,伸手把大瓮接了过来,然后走过来放到了餐桌上。
  一桌五个孩子,四个大人,两家人,饭吃的是热热闹闹的。
  “小楠,一会儿爸爸要跟你余伯伯在书房谈事儿,你去客厅写作业好不好?”吃完饭,罗耀跟小楠商量道。
  “嗯,我知道了,爸爸。”小楠点了点头。
  “小楠,明天周末,作业可以明天在做,跟哥哥,弟弟妹妹们玩一会儿,没关系的。”宫慧说道。
  “老师说了,当天的事情,当天完成,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呢。”小楠说道。
  “好吧,那你继续做作业吧。”宫慧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一个这么主动学习又听话的女儿,她总不能阻止吧。
  “我帮兴姐收拾一下,你跟老师先去书房吧。”宫慧将罗耀往书房方向推了过去。
  “好,那你一会儿过来。”
  书房门关上。
  “老师,一个星期前,我接到了从香港发来的一份电报……”父亲的事儿是自己的私事儿,他一直没有跟余杰通气,但是,此刻,他说了出来,毕竟多个人多个脑袋。
  “你确定是你父亲给你发的电报?”
  “是的,我用是我母亲的身份在《香港日报》上刊登的寻人启事,我父亲只要看到了,自然就知道我在找他,但是我都登了快两年了,我都觉得快没有希望了,却没想到,他突然就有消息了。”罗耀说道。
  “你是不是怀疑这里面有诈?”余杰点了点头,普通人不用怀疑这个,但罗耀身份不同,他有理由怀疑的,毕竟他的价值跟普通人不一样,完全是有可能的。
  “不是怀疑,现在是一定有诈了!”
  “你有证据了?”
  “我拍了杨帆和夏飞去了香港,他们昨天刚到,今天就给我发来电报,他一到香港就遇到了麻烦。”罗耀说道。
  “身份暴露了,据我所知港英当局对我们并不太友好,一旦他们知道我们派人进入香港,肯定会所有动作的。”余杰分析道。
  “应该不会,他们都用的是假身份,而且他们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港英情报机构即便知道他们的身份,也不至于他们第一天到港就针对他们。”
  “你怀疑是日本人?”
  “我找了我父亲快三年了,虽然我知道他还活在世上,但我也不确定他身在何处,只不过有消息说他去了香港,所以我才在香港的报纸花钱刊登寻人启事,我父亲平日里是个也是比较关心时政的,过去在金陵老家,家里也是经常购买报纸,所以,《香港日报》也算是发行量不小的报纸,虽然我只是在每周四刊登寻人启事,但从概率上讲,他如果看到的话,应该早就跟我取得联系了。”
  “这就不好说了,也许他并不看《香港日报》呢,或者说,这两年来,他都跟星期四版的《香港日报》完美错过了呢?”
  “这……”
  “攸宁,你可能太过神经紧张了,才变得如此多疑。”余杰缓缓说道。
  “可是,杨帆给我的电报中,明确提到,他们遇到了麻烦,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麻烦,但如果是小问题,他是不会在电报中说的,毕竟,我派他们去香港只是简单的找一个人,没有特殊任务。”罗耀说道。
  “那你是不是可以询问一下香港站方面,万一那边有什么任务撞上了?”余杰问道。
  “应该不会。”
  “这事儿你也别太担心,先等等。”余杰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毕竟是至亲,关心则乱。”
  罗耀点了点头,这是父亲,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了,他身为人子,岂能说冷静就能冷静的。
  “明天我就去找戴先生,看能不能联系一下香港站方面。”罗耀点了点头。
  说实话,他有些不敢相信香港站,但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了。
  “你那个培训班办的怎么样了?”余杰岔开话题问道。
  “不好办,虽然这些人过去没接触过密电码通讯,但这些都是顶尖的聪明人,现阶段,我还能应付,他们毕竟还是初学,打基础阶段。”罗耀说道。
  “你呀,自找苦吃,不过,这些人如果真被你训练出来了,那将来你这个座师就不一般了。”余杰羡慕道。
  这个临训班那种特务培训班不同,罗耀办的这个算是专业领域的培训班,他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这些人的座师了。
  有这样一层师生关系,这些人将来如果在这个领域有所建树的话,那就少不了会提到他。
  他这学生脑子拎得清,还有野心,有机遇,未来成就肯定在他之上,甚至他能看到,罗耀将来有可能从军统脱离的可能性。
  “老师,我办这个班是为了党国培养一批后备人才,还有,现阶段,我若是继续在军技室,必然会是跟温玉清争权,就算我不想这么做,那温玉清也会这么想,我把精力主要放在办班上面,着眼的是未来,这样不管毛宗襄还是韦大铭都无机可乘,何况还有小慧帮我盯着呢。”罗耀对余杰丝毫不隐瞒自己的想法。
  “韬光养晦,你这步棋倒是走的很稳。”余杰十分赞赏,换做是他在这个位置上,也未必比罗耀做的更好。
  “只要我跟温玉清联手,毛宗襄跟韦大铭就没有机会。”罗耀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