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柯南之我被卧底包围了 > 第403章 爱的战士与莫里亚蒂

  警校毕业的第二天,是新人们的报到日。
  小林清志一大早起床,认真梳洗一番,换上妻子为他精心挑选、熨烫好的西装,开车前往警视厅。
  他要报道的部门是警视厅公安部,他会成为一名公安警察。
  公安警察名声不太好,是很多普通人谈之色变的恐怖存在,在他们心里,公安不比犯罪分子好到哪里去——普通犯人好歹有法律制裁,如果是公安为调查而侵犯某些公民的权利,报警后要么石沉大海,要么进去的是他们自己。
  不过小林清志不在意这些,在他心里这就是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
  “早上好,柴崎前辈。”
  进入办公室,小林清志一眼就见到了特地去警校提醒他不要在媒体前露脸的公安前辈。不知道是他来的太早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里面只有这位前辈一个人,他难得热情地打招呼。
  被他叫到名字的男人靠在桌边抽烟,听到声音后转过头。
  “哦,是你啊。”
  小林清志正想说点常见的职场话套近乎,但在两人眼神对上的那一刻,他感到后背一凉。
  长期接受的歧视和冷言冷语,让他对别人的恶意格外敏感,只凭一个动作、一个表情、一个对方本人都没注意到的眼神,他就能判断出对方是否怀有恶意。
  柴崎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走到小林清志身边,亲切地拍了拍这位后辈的肩膀。
  他的腰侧鼓起,那里是一把方便随时抽出来的手枪。
  “小林君,跟我去见一下佐佐木长官。”他语气和善。
  一种强烈的恶意彻底笼罩了小林清志。
  ……
  警视厅现任公安理事官姓佐佐木,乍看上去像个对谁都会陪着笑脸老好人,可仔细打量一番,就能发现他只有表情在笑,眼睛里一片阴冷。
  小林清志从没感受过这么让他浑身不舒服的眼神。
  柴崎站在旁边,轻轻催促了他一声。小林清志回过神,站直身体:“您好,小林清志前来报到。”
  “你不用这么紧张,小林君。”
  佐佐木理事官双手交叉挡在鼻子下,眼睛笑眯成一条缝:“我们先来聊聊吧?”
  “……”小林清志站直身体,“您想聊什么?”
  日本有着看似礼貌谦和,实则无比腐朽的职场文化。
  成年人们不会学生时期那样采取容易被取证的身体霸凌,更多是冷暴力——上级对下级、前辈对后辈,哪怕一方对另一方的精神进行十二万分的精神摧残,被摧残的那个始终要陪着笑脸。
  所以哪怕他心里再不喜欢这个长官给人的感觉,他都要老实应对……至少目前,得去老实应对。
  “我看过小林君的毕业成绩,你是近几年来最出色的毕业生之一。”佐佐木理事官叹了口气,“尤其是你的枪法,可以说是警校历史以来最优秀的。”
  小林清志一声不吭,他不会认为自己是来听夸奖。
  果然下一秒,佐佐木理事官语锋一转:“小林君在上警校前,有练过枪吗?”
  “没有练过。”
  小林清志实话实说。
  在一个严控枪支的国家,普通人想要用枪,只能去射击俱乐部偶尔玩一把,而且那里用的不是真枪实弹。
  “硬是要说的话,我只有在祭典上去过几次射击摊,从没经过正规的训练。”
  他陪妻子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祭典,小学时是一起钓金鱼捞水球,稍大一点后他开始去各种射击摊,因为美穗总是会喜欢那些摊位上的娃娃,他就去给她打下来。
  佐佐木理事官忽然笑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笑容,他终于解除了那个奇怪的姿势,后背重重撞在椅背上。
  “没有经过正统训练就可以这么出色,果然是虎父无犬子……虽然这么形容一个罪犯和他的儿子有点奇怪,可我想不出比这更适合的形容词了。”
  小林清志对提到他父亲是罪犯,没有感到什么不适或是不满。
  毕竟这是事实——他的父母是罪犯,他的身上流着两位穷凶极恶的犯罪之血。
  佐佐木长官见他不说话,开始去拆桌上的那两份档案袋。
  这两份档案袋实在过于厚重了,比小林清志过去在警校期间见过的档案记录厚上数倍,简直是小学一年级语文课本和日语词典大全的差距。
  他从里面抽出两张,把上面的字念了出来。
  “小林清良,男,在中学时期展现出过人的射击天赋,一度有望代表日本去参加世界比赛的天才神射手。”
  “高中时与女友结婚,然后为这位剧毒的妻子走上犯罪道路。杀害警察37人,普通民众64人,焚毁建筑物11座。对腿脚不便的妻子不离不弃细心照顾,最后为保护她,被一位警官击毙。”
  “小林淑子,女,头脑聪慧,在中学时期被推荐去哈佛大学留学,因卷入一起同学离奇死亡案件而搁置。”
  “有着‘昭和时代的女莫里亚蒂’之称,婚后遭遇车祸导致残疾,需要轮椅才能出行。教导其他罪犯实行犯罪,挑唆他们和警察对着干,差点炸掉半个鸟取县警察局。已证实的死者数目有170人,无法考证的多达310人。见到丈夫死去,她彻底放弃抵抗,被一位女警——之前那位警官的妻子击毙。”
  “——这就是你这位真正的警校第一的亲生父母啊,小林君。”
  小林清志品了品这些丰功伟绩,但他的注意点完全跑偏了。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父母也是一对从童年玩伴走入婚姻的青梅竹马。
  一到年龄就迫不及待为了爱而结婚,那个时候他们一无所有,没有婚礼,没有婚纱,只拿一根红线牵在手指上剪断,作为两人的求婚戒指。
  直到他们死亡,红线戒指始终在他们的手指上。
  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无论健康或是疾病,无论在人生的顺境或逆境——从一而终,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小林清志想到他的妻子美穗,这样美好的爱情也在他身上降临了。
  内心的幸福感让他想要笑出来,让他差点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刚才听到了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佐佐木长官将档案袋拍在桌子上,小林清志一下子就清醒了,抬头看向这位长官。
  “你对拥有这样的父母,会感到羞耻吗?”
  他目光灼灼地盯住他,气势逼人。
  “你愿意为这些父母留下的罪孽,去赎罪吗?”
  小林清志回过神,他眨了眨眼睛,不理解自己刚才听到的内容。
  ……日本什么时候讲究让晚辈为前人的罪行去赎罪了?以传统来看,不该是彻底否认掉,认为那些跟自己没关系吗?
  “不会羞耻。他们再如何,都是给予我生命的人。”
  小林清志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
  “我也不会为了他们的罪行去——”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小林清志感到有什么硬物抵在了他的左侧太阳穴。
  “很遗憾,小林君。你并没有拒绝的资格。”
  “要么接受这个任务,要么你现在以卧底的身份被处死,你的妻子和岳父也会以卧底嫌疑人的身份进入公安审讯室,接受严厉的审问。”
  佐佐木长官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
  “选择一个吧。”
  “想想你的儿子,小林君。我记得那个可爱的小男孩才二岁出头……你忍心让你年幼的孩子从此成为孤儿,走上你的老路吗?”
  紫笔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