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浮世万千不若梦 > 第一百章:发蒙启蔽(三十三)

  “小妹?小妹?”
  郜春杏的声音越来越近,小妹迷迷糊糊真开眼,刚准备下床,便觉着双手被擒住,这才看清郜春杏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瓶云南白药气雾剂。
  “干嘛?”
  “你这个伤口不处理,到时候发炎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乖,先喷点药。”
  郜春杏的手劲很大,根本不容小妹拒绝,后者下意识扑腾双腿,但还是被一双大手按住,郜春杏上半身压在小妹身上,后者毫无反抗之力,下一秒便感觉伤口上一阵刺痛,如同万千根针扎了进去。
  “嘶……”
  小妹咬紧牙齿,不让自己吭声,只觉得头皮发麻,向全身蔓延,腿上的痛感还没结束,手臂上再次传来刺痛,小妹连忙用另一只手揉了揉湿润的眼睛。
  “这药是我特地到镇上买的,非常好用,再喷个几次准能好。”郜春杏上好了药才撒手,“痛也只能忍忍了,也给自己长个记性,以后万事都得小心些。”
  “嘿嘿,其实根本不疼,我只是没适应。”
  小妹缓了缓,松了牙关,超郜春杏挤出一丝笑意,待后者走后俯身看自己的腿,只见伤口处再次渗血,她伸出手指小心在伤口边缘试探。
  次日,郜春杏起早送小妹上学,老师们刚见到她时,好像也已经知道昨日的事,对她的伤并无意外,只是她并不知道是谁传递了信息。
  ……
  夏日的夜夹杂着一丝闷热,小妹伸手挥了挥一直绕着她飞的蚊子,樊老太太的房门紧闭,电视机的声音透过墙传了出来。
  “宝贝,对不起,妈妈按道理应该陪在你身边,但是却回不来。”
  自小妹摔伤后,曹如芝便每晚打一个电话,此时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歉意,小妹心头微暖,“没事哟,就擦破了点皮而已,你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太辛苦!”
  “你也是,洗澡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伤口,最好不要碰到水,用毛巾擦身,凑合几天,等到结痂了再洗。”
  “没事的没事的,早就不疼了!”
  母亲的话总是一遍遍重复,小妹叹了口气,等着对方挂断电话,“哎……”
  小妹起身,此时腿上的伤口已经结痂,反倒比刚摔时还痛上几分,她尽量撑直腿,免得刚结的痂再次裂开。
  郜春杏在老家的时候,每日会监督小妹喷药,去外地后,小妹便无所谓了,每天一瘸一拐,就是不稀得用药。
  ……
  临近毕业,林悦开始统计学生们的升学去向,小妹对樊曌云所在的学校向往已久,当天放学回家便给樊敬书打了电话,后者了解到相关学费问题有些犹豫,但想着小妹难得开口,跟曌云在一个学校也能相互照应,便同意了。
  樊曌云所在的学校叫新世纪实验中学,是枞川县上颇有名气的私立学校,主要分为小学与初中两个部分,每个年级又分六个班,学校占地面积不大,教学楼的设计显得十分拥挤。
  枞川县内还有一所实验中学与其是联合主办,主要分为高中与初中两个部分,人们习惯喊其老实验,知名度远超新世纪。
  小妹并没有去过新世纪,对这所学校的了解仅是近几年校刊上的内容以及樊赟卓兄弟二人不经意地描述。
  对于小妹去新世纪上学,曹如芝是持反对意见的,她认为小妹没有英语基础,去私立学校怕是跟不上,不如在家边上的安会中学,大家都是一个基础。
  曹如芝的观点没人支持,小妹最终如愿以偿,成了班级唯一一个去城里念书的学生。
  ……
  “你们这个是不是搞错了?”
  一个戴着厚重眼镜的卷发女人蹙起了眉头,将一张表格推到樊敬书面前,后者搂着小妹,诧异地看向女人。
  “我们学校叫新世纪实验学校,您的孩子升学报告上写的是实验中学,并不是我们这里,那是老实验。”
  “啊……真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这个,我常年在外地……”樊敬书有些恍惚,连连致歉,“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樊敬书说着便掏出手机拨通了樊世哲的电话,跟后者确认了校名后道,“我弟弟说了,就是贵校,这个表上可能写错了,您看有没有法子改一下?”
  “哦,我这里是可以改的,我就是要跟你确认一下,免得最后发现报错名,我们这里也很麻烦,如果你确认了,就准备让孩子考试。”
  “哦哦,麻烦您了,我们这些人不太懂,那考试考什么?”樊敬书满脸笑意,“那个……我孩子小学没学过英语……”
  “放心,只考语数,而且我们这里的老师在七年级会加重点,不管有没有基础,好好听是能听得懂的。”女人敲打着键盘,“你们回头给填表的负责人打个电话,他那边也是要改一改的,免得到时候学籍跑到老实验去了,还不知道原因。”
  “诶诶,好的好的,麻烦您了!”
  樊敬书拿着刚打印出来的文件,牵着小妹的手离开办公室,脸上的笑意退了一半,“那个学籍表是谁填的?”
  “我老师吧?”小妹不确定地看向樊敬书,“主要是我也不确定校名,我以为就叫实验中学。”
  “回头还要到你学校一趟。”樊敬书叹了口气,“一会儿考试好生考,就考语文数学是没问题的吧?”
  “嗯。”
  小妹点点头,难得不紧张,满怀期待地去了考试中心,因为还在假期,学校里十分空荡,也就考试区有个别人,跟他们是一个情况。
  正午暑气蒸腾,走廊上的家长来回徘徊,樊敬书靠在窗台边,双目注视着小妹的背影,眉头紧蹙。
  因为不限时,小妹答题很稳,字也比平时写的好看几分,最终成功入学,报到时间比樊曌云开学晚一天。
  不知道是不是小妹的错觉,自从她决定去新世纪读书后,樊小瑜就跟自己疏远了,这种疏远跟以往不同,这次,她好像没有把握再跟她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