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浮世万千不若梦 > 第一百零一章:淡水交情(一)

  新学期开学,曹如芝夫妇二人将小妹送去学校,陌生的环境让小妹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樊敬书在人群中排队缴费,另外两人按照单子中的宿舍名寻找住处。
  刚入秋,天气依旧炎热,曹如芝拖着小妹的行李,早已是汗流浃背,小妹这一路也是气喘吁吁,二人走至一间宿舍门前停下,确认好门牌号后,推门而入。
  “喔,你们来的好早,都已经收拾好了?”曹如芝见宿舍里有人,热情地打上招呼,“我还以为我们来得算早呢!”
  小妹跟在曹如芝身后不作声,余光开始打量不远处的几个女孩。
  “我们也刚到,这不,行李都没收拾!”一个个子娇小的女人笑着回应曹如芝,“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我是公会人……”
  曹如芝跟这个女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小妹悄悄环顾四周,这时卫生间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大高个,洗完手便面带笑意地走向她。
  “你是刚来的吗?”
  小妹的个子算是高挑,但站在眼前的女孩身边竟显得十分娇小,后者亦是觉得小妹可爱,“你叫什么名字?”
  “她叫樊小妹,这孩子不爱说话,以后你们相处,还望多包涵包涵她!”曹如芝帮着小妹与舍友熟络,“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汪喜媛,很高兴认识你!”
  大高个很自然地拉起小妹的手,将她往床边拉,“这是万丽华,那是吴舒,她们俩家在一起,比我先来。”
  “你好!”
  小妹生疏地打招呼,万丽华坐在自己的床上,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隔壁床的吴舒始终挂着笑意,厚重的眼镜没有遮住她的美丽,小妹看着她白皙的肌肤,心中划过一丝羡慕。
  “你的床在这,刚好跟我隔壁诶!”
  汪喜媛指了指万丽华的上铺,只见床头贴着小妹的名字,曹如芝将小妹的东西收拾好后,“你们的被子是在哪里领的?”
  “在教务处,我带你们去!”
  汪喜媛热情地带着小妹母女去领了被子,回来的时候寝室已经没人,曹如芝帮小妹铺了被子,后者也是收拾自己的行李。
  “你今年多大了?”
  “虚岁十三。”
  “虚岁才十三?”汪喜媛一愣,“你可真小,我都十四了,哎!”
  小妹慢热,闻言没作声,汪喜媛也不在意,时不时找话题,“快中午了,我们去吃饭吧?”
  “去哪里吃?”
  “食堂啊,我今天来的时候看见了,中午还有鸡腿呢!”
  “家长能去么?”
  小妹回头看了一眼曹如芝,此时她已经有些不舍了,后者将小妹的行李箱推倒柜子边上,“食堂不得给家长吃,那么多家长,谁都去吃的话,哪有那么多食物?”
  “去看看吧,我们先去看看,也许能呢!”
  小妹抓起了曹如芝的胳膊,后者也没拒绝,三人一起去了食堂,汪喜媛率先去打了饭,小妹照样学样打了一份饭,转身就给了曹如芝,自己再去打饭,见打饭阿姨没作声,才叫来了樊敬书。
  饭后。
  “在学校要听老师话,好好念书,要照顾好自己。”
  “跟同学们要好好相处,我看那个女伢子不错,跟人家放好好的,在学校里也能相互有个照应。”樊敬书远远地看着汪喜媛,“我还是不放心你的性子,要是学校里有人欺负你,你一定要跟爸爸说,知道没?”
  “嗯嗯!”
  小妹一个劲地点头,平时这些话听着她头疼,今日里倒想听父母多说一点,她突然有些后悔来这个学校,她不想跟父母分开。
  “好了,说再多也是靠你自己,饭要好好吃,不要挑食,我看那个食堂的饭菜好得很,多吃些!”曹如芝摸了摸小妹的额头,“以后衣服就要自己洗了。”
  “嗯嗯,我都知道,我……”
  我不想你们走。
  小妹将后半句话吞了进去,等樊敬书夫妇离开后,眼眶渐渐红了,汪喜媛见状也没多说,二人一起回了宿舍。
  宿舍来了新同学,住另一边下铺,小妹二人回去的时候,宿舍里的三人正聊得开心。
  “我叫汪翠琴。”
  “樊小妹。”
  “汪喜媛。”
  三人打了照面,汪翠琴的家人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五个伢子各坐在自己的床上,场面微微又些尴尬。
  “你回去吧!”
  门外传来一阵不耐烦的声音,打破了寝室诡异的氛围,众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个老翁驮着一床被子挤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身材圆润的女孩,女孩的嘴角有一对梨涡,十分可爱。
  “好了好了,我自己会铺,你先回去吧!”
  “那……那我先回去了,你要……”
  “知道了知道了!”
  老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的大孙女推了出去,后者再次进门,露出一抹浅笑。
  小妹看了看汪喜媛,后者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坐在床上懒得下去。
  “我叫汪翠琴,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楚尖尖。”
  楚尖尖有些腼腆地看了大家一眼,完全没了方才的气焰,默默打开自己的被子,将背转了过去。
  “这个床铺有人了,那个床铺应该是你的,上面写了名字,是提前分好了的。”
  “哦……谢谢。”
  楚尖尖看了一下床头的名字,她的床铺在汪翠琴隔壁的上铺,铺床有些不方便,小妹犹豫了一下,跟汪喜媛一起下床去帮忙。
  一整个下午,寝室里十分安静,大家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有的在睡午觉,有的在看书,小妹将自己的行李箱放到床头,拘束地坐了一下午。
  傍晚十分,汪喜媛邀请小妹一起去打热水,二人拎着水壶出门,在宿舍楼绕了好一阵也没找到打热水的地方,无奈之下,去了樊曌云的宿舍。
  “小妹,下次不要再到男生宿舍来了,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樊曌云牵着小妹走到拐角,时不时有人打量着他们,“好在我住一楼,但男生宿舍都是男的,你是女伢,也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