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幻兽被她给揪出来了,所以眼下环境没有来时的岁月静好,而是变得有些摇摇欲坠起来。
  原先略微沉迷于幻境的单兵一班众人眼中的痴迷不在,后知后觉的开始恐慌。
  温星乐看了好些时候,除了幻境不稳,她愣是没看出什么不对劲,于是目光放回手中瑟瑟发抖的幻兽,她恶声恶气的问:“快说,这里怎么出去?!”
  用幻术维持人型状态的幻兽见她这种恶匪强抢民女的表情,它此时害怕极了,只是:
  “我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啊,只有母亲才知道怎么出去!我只是负责给母亲看家而已。”
  呸,真没用!
  温星乐嫌弃的看他一眼:“行,既然这样,那你先把这里的幻境给解了!”
  “别说你不行,你自己整出来的都不能解决,那就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我把你打死了,是自己解开幻境还是我亲自动手,你选一个吧!”
  幻兽闻言,一脸不可置信的发泄不满:“我从来没害过人,你居然想杀我,这怎么跟我那些朋友说的不一样!”
  温星乐面不改色。
  幻兽吐槽完后在她不容置疑的眼神下,低声憋屈道:“……解开就解开,你赶紧放开我!你这样压着我我不好发挥!”
  温星乐想想也是,但是又担心它想趁机跑走,于是放在踩在它身上的脚,转而伸手去扯着它尾巴尖,见幻兽满脸愤愤,她无辜的眨眨眼,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催促道:“你快点啊,磨蹭什么呢!”
  “无耻!”
  幻兽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后,立马解开眼前的幻境。
  没有了幻境,周围的环境也变得昏暗杂乱起来,全都是石头跟不知名带着某些腐烂气味的菌类植物,看着让人忍不住恶寒。
  所有人脸上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无他,就因为正前方大约五十多米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周围不知名光线闪烁,仔细看,那里竟是掩藏着不甚惹人注意的大坑。
  他们并没有去看坑底,所以不知道到底有多深,总之一想到如果刚才温星乐没有拦住他们的话,那这会他们全部人估计全掉下去了。
  不知道坑底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要是掉下去简直是无法想象。
  众人满脸心有余悸。
  温星乐瞧见了,没做声。她发现这里不止这一条路,而是除了前面那条有大坑的路之外,左右两边也有,不过比前面那条路好多了,除了那些带着奇怪味道的植物外挡住路口外,至少比拦住他们去路的大坑好多了些。
  只是要他们在这三条路当中选择一条。
  温星乐向来谨慎,她首先试探性的扔了个东西往遮盖住小路的植物丛里丢去。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温星乐随手扔出去的东西在触碰到那些植物后瞬间融化的场面。
  众人大惊,原想着直接劈开这些植物的心思彻底淡了下来。
  左右两边都差不多,只有中间那条看似挑战性很大的路反倒更稳妥些。
  有人有些害怕的提议用火烧了这些植物。
  一直安安静静没吭声的幻兽闻言,登时就是一个冷笑。
  温星乐挑眉看着它:“笑什么?”
  幻兽高傲的仰起头:“笑你们蠢,居然想烧腐吟花!”
  温星乐:“腐吟花?”
  幻兽说完那句话似乎觉得自己跟人类提示行为不妥,后面怎么说都不愿意开口了。
  直到有人觉得眼熟这才犹豫般开口解释道:“其实这种东西在书上有写,不过这些东西一般都是以腐烂的尸体作为养料,生长在尸体之上才能结果开花。”
  此话一落,所有人下意识的看向腐吟花根部位置,那里乌漆麻黑的一团,除了空气中传来的腐烂味道,不仔细看还真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所有人忍不住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实在是被恶寒坏了。
  他们有一大堆问题想要问,只是现在的重点是怎么出去,他们问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毫无意义的,没人说话,气氛一下子沉闷下来。
  他们不知道怎么做决定,依赖性的再次看向温星乐。
  温星乐挠挠头,也被这些选择题给整不会了。
  只是必须选一条路的话,她比较倾向于直走。
  只是前面那条路的大坑着实恼人,他们还得想办法怎么搭建一条桥出来。
  周围并没有实际的造桥工具,温星乐静下心想了想自己手头上的东西。
  最后忽然想到曾经管事给她做的防御型机甲以及在地下联赛赢来的机甲,有的还是她自己为了保命做剩下的微型机甲。
  东西多了点,但是很方便携带,所以她向来都是带在身上以防万一,所以这些东西全都藏在自己身上,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温星乐脑子里瞬间有了无数计划,于是把这些东西全掏出来放地上,紧接着略微有些心疼的看着并一个个动手把它们全拆了。
  在她身后看着她一举一动的单兵一班众人目瞪口呆。
  他们哪里知道,看着浑身朴素到只剩下一张脸可以看的温星乐身上居然藏了这么多东西,而且这些东西还都是无奇小镇市面上几乎没有的各类机甲!
  学校都没几台机甲给他们看呢,每次给他们看的时候也只是看看,碰都不让碰,小气极了。
  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机甲的珍贵且价格昂贵。
  淦!
  所以每天都在哭穷的温星乐藏了一座金山在身上?!
  想到这点的人一下子忘记了此时严峻紧张的气氛,个个冲温星乐投以质疑愤懑的眼神。
  温星乐绷着一张脸,举止严谨认真,对于一些人谴责的视线不为丝毫所动。
  温星乐是突然做出拆机甲的决定,也没跟众人解答为什么,他们只好疑惑不解的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内心猜测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有的不太了解她的人见她这样熟练的拆机甲并一点点设计出另一副形状,他们震惊极了,心想不无惊恐的想着现在的单兵除了基本的课程与训练,难道还包括学习机甲系的知识?!
  直到大约两个小时后,温星乐这才停止了手中动作。
  盯着她两个小时了,大部分人控制不住昏昏欲睡,心大点的更是直接瘫倒在地上,而一些凭着意志力苦苦撑着的人见她停止动作,瞬间眼神发光的死死瞪着她,跟瞪着仇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