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以上只是她的猜测,事实到底如何,还得自己往下探去才能知道。
  而且前面就这一条路,她不得不上。
  温星乐尽量不抬头去看虫兽如何死状凄惨,她怕自己会被吓得凄凄惨惨戚戚。
  好不容易挨过了这条路,又往里走了将近十几分钟的路程,前方忽然传来阵阵虫鸣哀响之声,可把赶路的温星乐给吓的够呛。
  她连忙将机甲给收了回去,小心的缩着自己的肩膀一个劲往周围能够遮身的地方躲去。
  她隐匿着自己的气息,屏声敛气的睁着一双眼,静静地盯着左前方的位置,一分钟前她还懵然的站在那里,此时那个地方却是被忽然横飞过来的虫兽尸体给占据了。
  她瞳孔一震,虽然一路上看见过不少虫兽尸体,但是眼下亲眼看见总归是让她感到更加震撼。
  温星乐听不懂虫兽之间的语言,只见那些放着虫兽尸体的空地上站着品种不一样的虫兽,那边叽里呱啦的一堆,说了十几分钟这才撤了。
  走的还是一条黑漆漆不引人注意的小路,要不是它们开路,她保准直接继续往前走,绝对发现不了这个小路。
  呆立了几分钟,温星乐赶紧抬起脚,不怕死的跟着那几只虫兽后面,想看看目的地里有什么。
  她一边注意着前面虫兽的一举一动,一边死死不让它们注意到自己的气息,一心二用的,没怎么注意到脚下有一块半截拇指大小的小石头块,迈步的脚一把啦,不小心踢到了。
  温星乐灵敏的感知到那个小石头被她踢犯了大概三个跟头,她心上一咯噔,直觉完蛋,瞧那两只虫兽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缝儿大小的豆眼狐疑的扫视着周围,显然是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开始怀疑了。
  温星乐尽可能在那两只虫兽看过来之前保持冷静,更加小心的不让自己流露出丝毫气息。
  因为她的过分小心,虫兽看似什么都没发现。
  只是再次叽里呱啦一顿,又环视周围一圈,它们这才抬步继续赶路。
  温星乐没有立即跟上,而是保持着原来的状态缩在角落,打算等个两三分钟在继续跟上去。
  所幸她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三十秒过去后,这人突袭似的猛地转过头来看向她原先站着的地方,一副发现什么东西的模样,神情得意高傲的望着温星乐所待着的角落看过去。
  她满脸不为所动。
  温星乐觉得,她当时真的是害怕极了!
  那虫兽好似觉得无趣没意思,或者什么以为自己想多了,于是再也不往身后整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一个劲的盯着人一举一动的。
  温星乐这才勉强的舒出一口气来。
  只不过后面她也更加谨慎,一点意外都没有发生。
  直到来到一处更加宽广的一条密道里,看着不远处的场面,温星乐忍住了抽气的想法属实是正确的。
  淦,如果她眼睛没瞎的话,那里瘫着身形身形超级巨大的软绵绵东西就是传说中母虫兽了?!
  瞧那母虫兽肚子鼓成球的样子,这还真的傻子都能看出来,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她震惊极了,没想到自己临时起意跟上来之后居然能得到这样惊天秘闻!
  无奇小镇居然藏着这样一只体型巨大被伺候的这样滋润的母虫兽!
  接着在围观这只母虫兽周围,全都是品种一样的虫兽,包围着着母兽,似乎是在保护它!
  而她一直跟着的那两只则卑躬屈膝的来到母兽面前,动作恭敬,表情温顺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温星乐觉得不管他们说了什么,现在的她得赶紧离开这里。
  于是她提心吊胆的转过身,想着麻溜的按原路返回,然而她却低估了这片区域的所有虫兽,就在她动作的第一瞬间,原本一直眯着眼睛似乎沉睡的母兽以及守在它身边的虫兽们在同一时间齐齐睁开眼睛,视线也全部都落在温星乐的背影上。
  哪怕有石头遮住了她的身形,但是温星乐却觉得那块大石头跟没有似的,那些视线犹如实质的穿透石头直直钉在她的后背上。
  温星乐害怕极了。
  于是趁着它们动手开口之前,温星乐拿出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令她窒息的破地方。
  那边也没想到这个人类小小的身板居然能爆发出这么强大敏锐的速度,一时不察竟是让她逃开了它们的视线!
  母兽双眼重新闭了起来,嘴角微微往上勾勒,似乎是笑了。
  “这个人类有意思,你,起来,特许你今晚就杀了她!”
  母兽指的是她身边左侧最近的虫兽,长的尖耳挠腮的泼猴样,身形却跟以前她见过的螳螂一样,气质阴森诡谲,这两种极端不合理的让别人看的忍不住下意识害怕。
  虫兽本来打算继续美美的睡觉,结果被这突然而至的任务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它不敢有怨言,只好认命似的往温星乐离开的方向追赶过去。
  它现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了刚刚在那里听墙角的倒霉孩子。
  其实只要顺着她留下来的气味就能轻松找到她,顺便还能坑上一些好东西,最后就可以杀她了。
  温星乐可不知道虫兽的鼻子那么灵,一时也没来得及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气味泄露给那只虫兽。
  沉迷跑路,不可自拔。
  等她认为跑的差不多了,观察着路上的一片暗沉,现在勉强视物,她看了看,见周围什么也没有,这让一路上都在接触刺激并习惯那么一点点的温星乐感到些微放松。
  只是没等她休息完一分钟,原先她觉得可以甩掉的虫兽下一秒就出现在她的正前方。
  那双看似懒散随意的红色竖瞳专注的放在自己身上,眼神时不时略过野兽身上才会有的狠厉与冰冷。
  温星乐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这一刻的她要吾命休矣。
  那个虫兽见她这么紧张,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本来想直接动手解决,这下却是好整以暇的盯着人看,一动不动的。
  温星乐吸了吸鼻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同时为自己的将来默哀三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