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先是一怒,紧接着想着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崔央庭迅速冷静下来,沉着一张脸开始喊专门的人来负责拆门。
  好歹他们在联邦军部呆了那么多年,要是连这点突发情况都解决不了的话,那还真是白活了那几年。
  只是这次情况不同,他们也是头一次闯一所学院的大门,破解结界费了他们好一番功夫,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们这才得以进了学院。
  崔央庭带着他队里的三十人齐齐往学院操场赶去。
  他们一行人走在学院道上,空气沉闷,原来清新怡人的环境也变得压抑起来。
  这里死寂的仿佛一座被人废弃多年的建筑,没有一丝人气儿。
  崔央庭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绷着一张脸,看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场面后,脸色越发难看。
  他们一个个班级搜查,看见不少班级的学生都好端端的趴在桌上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他心里各种猜测浮出,最后化成一句淡淡的叹息。
  好歹人还在教室不是吗。
  只是在看见偌大操场之下莫名其妙出现的一个大坑,以及大坑旁边各种学生才带着外套锻炼工具少部分书籍,那些东西被主人们毫不客气随意的丢弃到地上。
  他想到某种可能性,面上怒气担忧更甚。
  只是他没办法带着全部人一起下去找人,因为要留着一半人守着教室里昏迷不醒的学生跟部分老师们。
  至于那些有实力的导师也不知道踪迹何处,怕是跟单兵一班的学生一块掉在大坑里面去了。
  至于联邦派过来的人多数都在外面,剩下的人要么昏迷要么失踪,简直是乱成一团!
  全校就只有单兵一班的人不知去向,其他班级都呆在教室里。
  崔央庭没在继续磨蹭,一边使用光脑一个劲的联系温星乐跟余晓。
  ——这两人都是单兵一班的学生,他只有这二人的联系方式。
  无一例外,全都联系不上。
  等他带着十五个人下去后,最先看见的是一团杂草,那些杂草大约三米长,且数量繁多,密密麻麻的就遮盖住前面的路。
  崔央庭毫不犹豫的劈开一条路,他精神力等级不俗,所以能轻松感应到周围某种隔绝外界的结界磁场,就在他的正前方位置。
  带着人进入那个磁场内围之后,崔央庭等人只觉得脑袋一晕,像是被什么玩意给敲了一锒头。
  紧接着下一秒,眼睛看到的景象扭曲,继而他们一行人莫名其妙来到学院操场外,天空一碧如洗,没有来之前的阴沉可怖。
  崔央庭很快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之前的那个操场,原来他来时的那个操场中央的那个大坑不见了,转而变成了一座高山,仰着头目视,然而还是不知道这座山到底有多高。
  谭晶晶这会忍不住说:“看来我们是掉入了某只强大幻兽制作出的幻境世界了。”
  另一个女人认同开口:“所以我们接下来还得找出那个幻兽的位置,只有杀了它,才能解决如今腹背受敌的局面。”
  长相憨厚的却是挠头道:“可是能造出这样真实完美的幻境世界,这只幻兽的实力恐怕在咱们之上啊……”
  谭晶晶瞪了他一眼,这人只好无奈的看向沉默的崔央庭。
  崔央庭也觉得头疼,只是当务之急是找到掉入这里不知去向的单兵一班众人还有他们联邦军部的人以及个别导师们。
  没在废话,一行人顺着唯一一条路走了进去。
  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墙上被人留下来的记号,那记号简单粗暴,留下一个兰字就没了。
  这潇洒随意又暗含几分凌厉的字迹他只在温星乐那里见过。
  一行人顺着记号的方向继续往前走。
  赶路的过程中,他们震惊路上怎么那么多惨死的虫兽尸体。
  来到一处分岔路口时,那记号忽然就断了。
  崔央庭闷头找了许久还是什么都没发现,反而等来了他们联邦军部的人。
  双方都很震惊居然能在这里看见对方。
  崔央庭看见他们,一直紧绷的情绪才稍稍缓解了些,连忙问他们他们不在的时候,学院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部分人没多犹豫,直接把他们知道的全都告知崔央庭等人。
  原来,在他们赶去支援无奇街道的时候,学院忽然大门紧闭,紧接着一大堆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幻兽把学院所有人全都包围起来,制作出巨大的幻境包围了整个兰斯尔特学院,导致学院所有人沉浸在幻境里无法自拔,难以清醒。
  而意志力较为强大的人能清楚看见,在大部分人昏睡之后,原本只有幻兽的学院地底下又猛地窜出来几十只品种类似的虫兽。
  它们凶神恶煞,邪气肆意,一点点的侵蚀包围了整栋教学楼,偏偏没有直接动手杀了他们,目前也只是单纯的把所有人弄晕,不知其目的。
  直到整座学院被虫兽侵蚀干净,他们又聚在操场,开始挖坑。
  虫多,挖的也快。
  紧接着后续就不太清楚了。
  听他们一个个把过程说完,崔央庭面无表情的让他们去休息,紧接着独自一人开始思考一切。
  虫兽有什么目的?
  当然是侵略全蓝星!
  所以它们直接将无奇小镇当作突破口,并暗暗隐居在小镇地底下,潜藏不知道多少年,看来现在已经觉得时机差不多,这才果断高调成这样,打算一步到位,攻占了无奇小镇再说。
  而这里,估计是虫兽这些年来一直藏着的地方,危险很多,但是线索也不少。
  崔央庭跟集合到一起的队伍队长一齐往不远处探查。
  又发现了一个大坑,相比较开口那个,眼前这个看着更小些。
  崔央庭若有所思的看着大坑:“你说,他们会不会就在这个坑下面啊?”
  被他拉住的人先是不解,紧接着猜测道:“或许吧,找找看呗。”
  谭晶晶闻言,忍不住急了:“所以你打算一个人跳下去救他们吗?!”
  “这太危险了,很容易丧命的,要不我们还是在商量你们待会要做的事情吧!”
  崔央庭看了她一眼,继而摇头道:“没关系,我一个人下去就好了,如果我两个小时没有联系你们的话,你们就不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