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虫缝解决了,那么当下他们该想着如何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他们掉下来的时候没有任何防备,环视周围。
  这里一片漆黑,空气中漂浮着没有实体的虫兽渣渣隐隐约约闪烁着不甚明亮的光芒,就仿佛漆黑夜晚的天空点缀其中那数以万千的璀璨星辰。
  如果撇去那些光芒闪烁着的东西是什么的话,这里竟能称得上有几分好看。
  没人欣赏这些。
  所有人的关注点是置身于此,找不到一点离开此处的办法。
  他们都是因为阴差阳错掉进这里的。
  正当崔央庭等人焦头烂额想出去办法时,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没怎么说话的温星乐此时忽然低声开口
  “我是经过搜寻才找到这里的,也还记得来时的路,如果你们信得过的话,现在可以跟我一起走。”
  崔央庭定定看她,沉默几秒,继而点头“自然是信得过的,你带路吧。”
  现在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了。
  一行人在温星乐的指引下终于出了那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他们也不敢继续磨蹭下去,还剩下好多人分散在这里呢,这个表面看着不大的地方,待的越久,越不知道这里能出什么危险,鬼知道内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他们得找到他们,集合起来一起出去。
  所幸左拐右拐的,他们终于出来那个地方,剩下的路皆是由崔央庭来带的。
  他还记得自己看见温星乐之前碰到的那批队伍,于是赶紧按照记忆的路线,一行人磕磕碰碰的寻到他们并聚集到一块。
  温星乐默默站在两方队伍的最末端,看着双方队长神情热切激动的面对对方并说着各自的计划。
  他们什么计划她站在这里也能听见,温星乐垂眼,目光落在了自己这些天来多了几道伤痕的掌心,眼神却失了焦距,显然是处于出神状态。
  她想,是时候结束了。
  他们一行人忙着寻找离开这里的办法,而另一边。
  先前幻作‘谭晶晶’模样的异化虫兽此时换回原来的模样,上半身人身,下半身则是四条细细长长的腿,此时稳稳的站在某处,低着头弯着腰恭敬而虔诚的汇报了它的发现。
  它说,它们感知到有新的人类闯入了它们的地盘。
  它想问问眼前比它等级还高的大人接下来有什么指示。
  是直接解决了还是留人类一命。
  那位大人,也就是一直维持着青年形状的年轻男人,他淡着一张脸,语气含着几分沉吟
  “先留着吧,这些人跟那个女娃是一伙的,兴许后面得靠他们找到我们想找到的人,现在杀了有点可惜。”
  所以它们早在崔央庭等人下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并时时刻刻关注着它们的行踪。
  听到底下虫兽的汇报,得知那个叫崔央庭的人以及跟着他一起来的人们定位信号忽然断了,青年有一瞬的错愕。
  很快反应过来,青年埋头苦思,想着它们这片去区域虽然偏僻,但是它们也会在自个儿地方设定的程序虫兽信号装置,今天可算是派上用场了。
  它让自己手底下的虫兽守好,时刻关注着各个地方的动静。
  除了那些已经暴露位置的人类它们没兴趣关注。
  它们要找的某人却是甩掉派去杀她的虫兽后彻底没了行踪。
  可见此人实力不可小觑,当然,自黑市倒下之后,它彻底恨上了连十七岁都没有的温星乐。
  终于,找了不知道多久,此时她突然出现让它精神一振,连忙赶过去打算彻底消灭让它不悦的某人。
  发现少女跟崔央庭等人聚集到一起更是愉悦。
  忙不迭多带上几个异化虫兽去堵人。
  它想带多少虫就带多少虫,总之母亲默认了它们不惜一切将知道它们位置秘密的温星乐处死!
  于是便有了眼前这局面。
  双方对峙,气氛焦灼严峻,一方提防紧张却毫不露怯,另一方高傲不屑势在必得。
  崔央庭下意识把站在最前面带路的温星乐给扯到自己身后去,并往前一步,警惕看向前面笑的温和高傲的青年。
  这个人他见过,不就是披着人型样子的皮,实际上是一只中等级虫兽!
  心里一番计较,面上越发镇定。
  人跟虫兽哪里有什么好商量交流的?
  异化虫兽以及本体就是虫兽的最先开始攻击他们,崔央庭等人也不愿意坐以待毙,躺着等死。
  在它们攻击过来的下一秒就反应过来,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双方开始扭打起来,联邦军部多年来一直跟虫兽打交道,所以他们也不是吃素的,战局目前看上去打的难舍难分,谁也占不了上风。
  哪怕温星乐之前一个人呆在虫缝附近,将那些幼体虫兽灭成那种渣渣样子,但在联邦军部的人看来,他们没有看见她实际上的实力操作,印象最深的不过是她浑身浴血,看着凄凄惨惨如同霜打了的茄子,可怜巴巴。
  他们理所当然的把温星乐给护在身后,尽量不让那些虫兽碰到伤到她。
  青年自然不会跟着其他虫兽一起上,那得多降低逼格啊!
  唯二两个站在各自的阵营后,隔着混乱战况互相对视,青年目露嘲讽,仿佛在笑他们不自量力。
  温星乐眼神冷冽而清亮,平静对望,似乎没有把它们虫兽放在眼里。
  气势上谁也不让谁,战况胶着一个半小时,着实让人和本性暴躁的虫兽抑制不住烦躁郁闷。
  双方打的更凶了。
  这下青年都有些捱不下去了,作壁上观的姿态不见,眼神直击对面一副隔岸观火模样的温星乐。
  出手更是毫不留情,几乎是下一瞬,青年就出现在温星乐的眼前。
  它本以为自己一击就能将这个看起来欠揍极了的温星乐给解决掉,没成想在即将胜利在望之际,这玩意身形迅速而诡异的绕过了它这般凶狠杀气四溢的一招!
  躲过之后,气质从容的用眼神斜睨了它一眼,明明,那眼神里不含有一丝情绪,青年却始终觉得温星乐就是在嘲笑它没用,辣鸡。
  被刺激的不行的青年出手越发不得章法,招招狠辣,想要即刻让她滚下地狱。
  温星乐怎么可能让它如意?她轻松的躲过了虫兽许多招,紧接着在中后期按照它之前出招的方式对付虫兽。
  眼瞧着虫兽被她逼的避无可避,温星乐垂眼,无意识瞧了自己掌心一眼。
  最后她更是一脚踩在青年后背上,气势端的是气势凌人张扬跋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