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猛地吐出一口血来,这一脚踩的它毫无反手之力,感觉自己内脏快被她踩烂了。
  它有些不可置信,明明上一次这人不是它的对手,怎么不到一个月,实力居然增强那么多!
  它不甘心的再次冲上去,试图一招杀人,结果没想到对面的人比它还要凌厉果断下来,伸出手掐住了它的脖子,雷厉风行的将之扭断。
  转眼间,青年就这么了无气息。
  就这么死了?!
  早在温星乐跟青年对上的时候,周围人便一直默默关注着,结果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内,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分出了胜负。
  异化虫兽们眼睁睁看见二十分钟前浑身高傲自信的老大死在眼前这个看似瘦弱温吞的少女手上。
  异化虫兽是由人转变成虫兽的,它们的实力相较于真正的虫兽而言,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真正的虫兽或许在看见自己老大死了有震惊惊讶,但是依旧自信凭着它们本身的实力能够碾压对面人类。
  而异化虫兽等级稍微高些的,现如今居然生出了退却胆怯的心思,一直命令操控它们的老大死了,它们也就跟无缝的苍蝇似的,茫然没有目标,急的团团转。
  崔央庭等人见状,抓紧机会乘胜追击,把一直焦灼的战局彻底改变,由他们握紧主导地位,虫兽那边很快就变得伤亡惨重,勉强活着的也被他们进攻的纷纷逃离四散。
  而温星乐自解决了青年虫兽后,红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向那些试图逃跑的虫兽,动作极快的一抓一个准,并毫不留情的一个一个解决了。
  甚至后边都不怎么需要崔央庭跟其他联邦军部的队伍出手。
  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温星乐的操作,内心止不住震惊的想,蓝星什么时间出现这个牛逼哄哄天赋异禀的大人物!
  眼下这些事了,他们绝对得把人拐到联邦军部去!
  完全不晓得自个儿被人惦记的温星乐在处理完虫兽后跑去一个人蹲角落冷静去了。
  有温星乐这么个大杀器在,一行人这一路上出乎意料的顺利。
  且在路上碰见不少困在这个地方兰斯尔特学院的导师以及联邦部队走散了的人。
  他们聚在一起,人也越来越多,越来越招摇。
  不少虫兽都发现了,只是每次上来挑衅还是其他都被越来越暴躁实力越来越开挂的温星乐一脚踹飞。
  其实这个地方的虫兽不知道是睡久了还是不理世事,这也就导致了它们本身实力就是有点弱。
  距离他们没多远的山洞内藏着一具庞大虫兽,这只庞大虫兽肚子很大,肚子里的生物还在蠕动着,显然是生命力旺盛,渴望出生。
  ——正是藏在无奇小镇许多年繁衍虫兽的母虫。
  它眼中闪烁着人性化的睿智与天生的母性光辉。
  不过这些针对的全都是它底下的虫兽们。
  母虫感受着识海中它孩子们与它的精神力延续猛然崩塌,知道它们死在了人类手里,死在了异军突起般强势的少女温星乐手上。
  它悲悯的闭上眼,嘴唇抿紧,沉默片刻,看了眼制作眼前幻境的幻兽,没料到自己居然也有那么损失惨重的一天,为了避免伤亡最大化,它妥协般叹息道
  “让那些人类离开幻境吧。”
  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在他们即将来到母虫所在的位置前,所有人脑子一疼,头昏目眩了好几秒。
  再次睁开眼,看着周围熟悉而略显陌生的环境里,所有人呆滞的一动不动,显然没料到他们居然还有活着出来的一天。
  他们这是,真的出来了?
  被困山洞将近两周,他们真的出来了!?
  他们居然还是被底下虫兽赶出来的!
  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出来了,但是在看见周围破烂不堪的环境后迅速冷静镇定下来,所有人皆看向不远处以前一直矗立着伟人的事迹与雕塑此时瘫倒在地上,不知道是被谁破坏成这样的。
  ——兰斯尔特学院何曾经历过眼前这样的情况。
  如今这样混乱不堪的环境是他们陌生而熟悉的地方,他们来不及伤怀,所以人默契的去找张校长的办公室。
  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温星乐自出来后眼神就开始飘忽起来,似乎累极了。
  只是没人发现罢了。
  他们所有人是出来了,但是在教室里的学生们跟办公室的老师教导主任甚至校长却没有苏醒的迹象,显然一副沉浸在各自梦境当中。
  而其他联邦军部的队伍也是如此。
  虫兽果然黑心。
  崔央庭冷笑“所以我们还得想办法再进去一趟,揪出制作幻境的虫兽才算完!”
  他眼睛看向操场正中央大坑的方向。
  他们开始就是从那里进去的。
  温星乐也看见了,不过看见的是被封住的路口。
  她不耐的蹙紧眉头,在崔央庭快过来的时候直接暴力输出把这封住的门给砸开了。
  与此同时,她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温星乐不动声色的转过身抬手擦干净了。
  他们再一次进去。
  而另一边,余晓,云天鸦一行人在意外跟温星乐走丢后,开始一边寻找出路,一边搜寻温星乐的踪迹。
  他们顺着温星乐一开始制作出来的桥梁离开了那个鬼地方,紧接着不去对路上的虫兽尸体大惊小怪。
  路上危险并不多,好似有人专门清理出来给他们的一天大路,原来路上的障碍物都被那人给解决了似的。
  温星乐不在后,就由话最少的余晓来担事儿,他的实力是仅次温星乐的,全班人对他也还算信任。
  顺着前路,他们来到一处状似星空的空间,周围漂浮着各种荧光物体,余晓搞不懂是什么玩意,也没兴致关注。
  单兵一班众人视线全落在不远处死相凄惨的虫兽身上,那虫兽还维持着半人型的形状,面容清晰可见。
  余晓在黑市上见过,也认出来了,他先是震惊这于他而言等级极高的虫兽死状可怖,但却不觉得害怕。
  他垂眼观察着地上那滩鲜红色的血迹。
  他直觉告诉他,这事儿跟温星乐有关。
  余晓带着人没继续逗留,反而一路摸索着,最终带着人摸索到一处看似平静狭小的山洞外面。
  里面太黑,看不清什么情形。
  余晓因此也不敢轻易带着人进去。
  只好谨慎带着人离远了这,他们在不远处的地方休整片刻。
  在谨慎,他们也不知道此时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已经被山洞里的生物尽收眼皮子底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