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央庭等人找到藏在地底下的母虫花了五个小时。
  双方齐聚一堂,没有震惊害怕,他们神情冷凝,内心不约而同的升起一种命运如此的心绪来。
  虫兽武力值高,脾气暴戾而阴森,宛若无情的嗜杀机器。
  而诞生它们的母虫武力值低下到连一只蚂蚁都无法轻易踩死,温和如水到仿佛没有半点脾气。
  即便人杀到她眼前了,她依旧不紧不慢,甚至仁慈一笑问他们想要什么。
  由此可见,她的态度是求和不愿意战的。
  至于她身后守着她的虫兽倒是一副恨不得生吞他们。
  温星乐等人对虫兽向来都是深恶痛绝并恨不得杀之后快,虫兽难得落势,他们本该乘胜追击,不给他们休养的机会,只是他们到底多了几个心眼。
  可以让母虫说完她后面的话。
  他们留着的心眼到底是对的,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可由不得他们直接上。
  只听母虫好声好气商量似的开口:
  “当然我也知道我们跟人类是势不两立的,我们这边情况确实不怎么好,所以既然不能上,我只好用些不光彩正当的手段让你们放我们一条生路,毕竟你们学校的一个班级的人现在在我们手里。”
  瞧着他们目眦欲裂的表情,母虫似乎觉得有趣,于是温和一笑,看向崔央庭:
  “想要他们没事的话,你带着他们离开这里。”
  崔央庭闻言,下意识开口:“我并不信任你们。”
  这句话显然是在她的意料之中,母虫面色不变的把这群人带出来。
  温星乐一眼就注意到单兵一班众人在看见他们时一个个脸上或惊讶或激动或害怕等各种神态。
  莫说最镇定的也就只有抿着嘴一声不吭的余晓,其次就是蹙眉的云天鸦。
  他们中间似乎隔着某个屏障,外面的人能清楚的看见里边的人在做什么,而里面的余晓等人只能呆在里面的空间挣扎想尽办法试图出来。
  崔央庭眼瞧着里面的人焦急害怕的模样,脸色忽地变得难看莫测起来。
  那边母虫满意眼前所看见的一切,慢条斯理的询问道:
  “觉得怎么样,只要你带着人离开这里,我自然也把这些小孩子还给你们,我也是做母亲的,自然也能知道你们照顾孩子不易,与紧张担忧孩子安危进展的情绪。你们走了,我就会放人。”
  崔央庭压根不想相信这人说的屁话,他想直接动手,碍于屏障之间的间隔与不确定性,到底没动手。
  母虫给了他们十分钟考虑时间。
  有人试图说放弃这些学生,没等那人说完就被其他人眼神杀退了。
  那人是一个队伍的队长,整个队伍有他部下六人,对比崔央庭二十来个人,显得有点不够看了。
  见自个儿队长吃瘪,其他人自然围着他,眼神对视一番,看见队长冲他们点头,六人皆垂下眼,接着默默往后退了几步。
  崔央庭咬牙,在最后一分钟决定留几个人在母虫放人的时候接应单兵一班。
  他们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其他人都走了,只留下几个实力不错还不怕事的人。
  温星乐就不怎么害怕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于是留了下来。
  虫兽狡诈无情暴戾言而无信,母虫却跟它们反着来,在没有伤及到她本身及虫兽的根本利益时,母虫倒是做到了言而有信这一条。
  它们如约放了单兵一班众人,并火速离开现场。
  余晓等人亲眼看着虫兽群离开的背影,震撼过后又看见不远处温星乐等人,于是他赶紧领着所有人走到温星乐十步左右的距离,眼神茫然,动作上透露着几分无措僵硬,像是知道他们犯了错,跟个小孩子似的等着她们的批评惩罚。
  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温星乐感受到手腕光脑的震动,上面是崔央庭询问的消息,她刚发出去一句出来了。
  前方虫兽还没走远的位置猛地传出一阵猛烈的炸裂声音,似乎是炸,弹爆炸的动静,那火光四处蔓延,火焰携带者尘土飞沙及各种尖锐物品甚至是虫兽破裂的尸体,它们毫不留情的直直往他们所有人的方向迎面而来。
  即便位置隔的稍微远了些,但那足以让人灼伤的热浪隐在空气之中,在场众人只觉得自己快要被热浪烧起来!
  众人难以置信。
  这里他妈的为什么会有炸,弹??!
  没人来得及深思,所有人忙着逃跑,害怕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浪灼伤融化!
  这爆炸的范围广大,原先动静只在虫兽离开的方向,谁能想到那里仅仅只是起点,后续居然会牵制到整片区域,现在四面八方都是火山火海,简直就是要逼死地下的所有生物啊!包括他们!
  谁特么这么恶毒,自己人都不放过!
  他们是人,哪里跑得过四面八方迎面而来的火焰,所有人缩在一片火焰暂时没烧到的小区域,熊熊烈焰下,他们寂静无声,瞳孔一片虚无,仿佛彻底失去了生的希望。
  温星乐一路上精神力识海几近爆炸,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信息,她能感觉到她脑子再也无法继续强撑下去,此时已然是超负荷的状态。
  她睁着一双眼,看着所有人等死的惨淡画面,温星乐迷迷糊糊的想,脑子好疼,快疼死了,反正都要死了,来波舍身取义多有逼格啊,正好给她的英雄主义添砖加瓦!
  心里这么想着,温星乐不在压制识海的精神力,无意识的操作着唯一剩下来的机甲挡在他们面前,紧接着运用精神力注入机甲,一道深蓝色的屏障以半圆的形状遮住了在场所有人并成功挡住了屏障外面源源不断的火光热焰!
  她清楚的感受到脑中识海内核渐渐产生裂痕,本来就是超负荷,再加上高压输出,在一切平息过后,她强撑着不愿倒下的意志消散,识海内核最终破碎……
  温星乐心脏一疼,身体无力倒下,苍白的指尖搭在略微滚烫的地面,机甲化成灰,光脑早就碎了,跌落的位置还是在深蓝色屏障外,此时融化到没了原来精致的样子。
  要是按照以往温星乐的性子来说,早该捧着哭着说心疼钱烧没了,此时她浑身是伤,气息弱到仿佛下一瞬间就要跟世界永久道别。
  “温星乐!”
  余晓嘶喊着她名字。
  喊什么呢…
  我只是想睡一觉嘛!
  眼前恍然一黑,是她合上眼,彻底没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