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魂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满级大佬重生星际捡垃圾 > 第106章 云天鸦转学

  他们明白。
  见他们听进去自己的话,蒋老师满意的点点头,紧接着就是安排其他内容。
  除了开始面对他们这些学生时有些腼腆无措外,后续说起正事来却是简洁明了,没有一句废话。
  单兵教官都是这一套精炼干脆的风格。
  安排完之后正好下课,蒋老师没有拖课的习惯,即使下节课还是由她来上。
  初来格斯兰尔学院的学生们什么都不清楚,这一天除了自习就是听蒋老师说心灵鸡汤。
  被开导的学生们好歹没有继续沉入过去的经历。
  两天后,负责教单兵十班的导师们也全招好了,他们换上格斯兰尔学院发下来的校服,导师服,各司其职,很快步入正轨之中。
  校方特别关注那些从无奇小镇转过来的学生们,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害怕他们面对新环境会不习惯甚至畏惧反感,于是特意举办了一个晨会,全校师生必须在学院操场上集合,为的就是安抚他们。
  单兵十班在以前的学院里并没有太多讲究,基本上没什么班干部,蒋老师知道后,很认真的问他们谁来当班长。
  当时正好在开班会,单兵十班众人难得活跃起来,他们没想着自己当班长,而是选择投票。
  最后票数最高的前两位是温星乐跟余晓。
  蒋老师了解过这两个学生,据说这两人以前学院出了名的杠把子,学业优秀,受老师学生的喜欢爱戴,几乎称得上那个时候的天之骄子。
  格斯兰尔学院的天之骄子尤其多,于是这两个头一回来到这里,并没有展示各自的实力,因此也变得不怎么打眼,还加上一个低调另一个沉闷的性子。
  蒋老师忽然觉得按照这两个人的性子来看,其他班级的学生争得不可开交的班长职位放在单兵十班,放在这两个人身上或许会成为烫手山芋般相互推脱。
  事实果然如她所料,余晓黑着一张脸站在讲台上,仿佛他们欠了百八十万似的,不发一言试图用眼神抗议成为班长的无理要求。
  毕竟他的票数比温星乐的还高。
  他隐隐猜到自己票数比她高的原因。
  当初自己领着单兵一班所有人去找温星乐还有导师们集合时,那一路上,所有人都是信服他,依赖着他的指令行动的。
  温星乐对此表示乐见其成,她持续性低调,看向余晓的眼神里更是含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
  余晓试图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招数劝说温星乐担任班长一职,温星乐依旧面上带笑,丝毫不为所动。
  蒋老师无奈的看着一个黑脸一个嘲笑的两个人,她本来想着票数相近,或许让他们良性竞争被格斯兰尔学院每个班级都会争抢的班长一职,现在看来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看来没有争抢的意思,那么班长的职位只好落在了票数最高的余晓头上。
  于是便有了余晓带领着单兵十班众人往操场最右边角落的地方站着,因为他们是本学期新开班的班级,只能在角落看上方校领导致辞讲话。
  蒋老师本来想着安排温星乐去队伍最后面,打算让她这个班长竞选票数第二的人来盯着后面的同学有没有认真听校领导讲话。
  然而考虑到某人个人不高,后面全是高个子男同学,放后面会让别的班的人怀疑他们单兵十班欺负弱小女同学,蒋老师只好无奈放弃,把人安排在队伍中间的位置。
  其实不止校方的人关注新开班的单兵十班,就连今年刚上任的城长也颇为关注。
  校长简单的说完了上个礼拜的学院总结,紧接着目光放在角落排排站好的单兵十班,很快收回。
  给城长让开位置。
  新上任的城长原来是是上任城长的秘书长,自易致崇下台以后才被推举为格斯兰尔城新任城长。
  这位城长也姓易,不过跟易致崇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单纯凑巧罢了。
  易城长年纪大概三十几岁,长相端正,气质刻板冷肃,对比易致崇的如沐春风,他却是个严谨古板的男人。
  他站在高台之上,用挑剔严苛的目光俯视底下站姿挺拔,正值青春的骄傲肆意的少年们,握着扬声话筒的手微微抬起,语气冷淡的说了几句鼓励片面的客套话。
  底下学生被他面上的严峻被唬住,压根就没发现他说的敷衍,反倒是被那几句话给惹起少年激情,斗志昂扬。
  易城长目光落在了操场边角的单兵十班,或许是同情他们的遭遇吧,他的眼神似乎有了些许软化又似乎没有,眼底挑剔比之刚才更甚。
  他的语气到底温和了“单兵十班的出现,想必大家也知道了,我就不在复述,总之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和睦相处,相互扶持。”
  “同时也请所有人记得,是什么,导致了单兵十班的出现,我希望大家能把背后原因牢牢记在心里,并以此为戒,将来等你们上前线战场为联邦,为蓝星抛头颅洒热血时时刻刻记住,人类跟星际虫兽之间,誓不两立,不死不休!”
  后面八个字,易城长扬声,语气不紧不慢,一字一顿。
  底下气氛因此高涨热烈起来,单兵十班的人最为激动。
  其他班级见状,本来对突然开设的新班级——单兵十班的恶意与揣测小了许多,同时易城长的话也让他们确定,当初的兰斯尔特学院真的被虫兽给毁了。
  “云天鸦,你要转学?”
  温星乐惊讶的看着低着脑袋,闷闷不乐的云天鸦,对于他这个时候提出要转学的消息表示震惊。
  此时他们还在教室,周围同学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只是离他们近些的同学听到温星乐的话后同样不解的看着云天鸦。
  实在是刚转到格斯兰尔学院,结果没待几天就要在转一次,委实奇怪。
  对于周围惊讶震惊不解的目光,云天鸦苦笑着抬起头来,低声解释道
  “是我舅舅安排,他也是最近才知道我父母逝世的消息,担心我一个人待在这里,他不放心,所以决定接我过去,转到他那边的学院里。”
  。